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管晏列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管仲名夷吾,颍上人氏。

    年轻时常与鲍叔牙交游,鲍叔深知他的贤能。

    管仲处境贫困,常占鲍叔便宜,鲍叔始终以善相待,毫无怨言。

    后来鲍叔事奉齐国公子小白,管仲事奉公子纠。

    到小白立为齐桓公,公子纠被杀死,管仲则被囚禁。

    鲍叔于是推荐管仲。

    管仲受到重用,执掌齐国政权,齐桓公因而称霸。

    九次盟会诸侯,一举匡正天下,都出自管仲史记的谋划。

    管仲说:“我当初贫困之时,曾经与鲍叔做生意,分财利多给自己,鲍叔不认为我贪利,知道我一贫如洗。

    我曾经为鲍叔谋划事情,而使得更加穷困,鲍叔不认为我愚蠢,知道天时有利有不利。

    我曾经三次做官三次被国君驱逐,鲍叔不认为我不成器,知道我未遇上好时机。

    我曾经三次作战三次逃跑,鲍叔不认为我胆小,知道我有母亲须养老。

    公子纠失败,召忽为他而死,我被幽囚受屈辱,鲍叔不认为我无廉耻,知道我不以小节为羞,而以功名不显于天下为大耻。

    生育我的是父母,理解我的是鲍叔啊!”鲍叔推荐管叔之后,自己甘居其下。

    子孙后代在齐国享有世袭俸禄。

    十几代享有封邑,多为著名大夫。

    天下之人不称颂管仲的才能,而称颂鲍叔能知人。

    管仲做齐相执政之后,凭着小小的齐国位于海滨,流通货物,积聚财富,使国家富有,军队强壮,与民俗好恶一致。

    所以他称述:“仓库储备充实就懂得礼节,人民丰衣足食就懂得荣辱,君主自守法度则六亲关系稳固。

    不伸张礼义廉耻,国家就要灭亡。

    下达政令如同流水之源,使得顺应民心。”所以议论卑浅而容易推行。

    民俗所需要的,顺应而赞许它;民俗所反对的,顺应而废除它。

    管仲处理政治,善于将祸患化为吉祥,将失败变为成功。

    分辨轻重,权衡得失。

    桓公实为恼怒少姬改嫁,而南袭蔡国,管仲就此征伐楚国,责问楚国不向周王室进贡包茅。

    桓公实为救燕北征山戎,而管仲就此令燕国重修召公之政。

    在柯地会盟,桓公想要背弃曹沫逼订的盟约,管仲劝他就此信守盟约,使诸侯因此归附齐国。

    所以说“:懂得给予就是获取的道理,是政治的法宝。”管仲的富有可与公室相比,有三归之台,设反爵之坫,齐国人都不认为管仲奢侈。

    管仲死后,齐国仍然遵循他的政策,常比诸侯强盛。

    此后百余年而有晏子。

    晏平仲名婴,东莱夷维人氏。

    事奉齐灵公、庄公、景公,以提倡节俭身体力行在齐国受到尊重。

    他担任齐相后,吃饭没有两种肉食,妻妾不穿丝绸衣服。

    他在朝廷中,国君说话问到他,就正直地进言;说话没有问到他,就正直地行事。

    国君能行正道,就顺从他的命令去做;不行正道,就衡量命令斟酌去做。

    因此他辅佐三代国君,名声显扬于诸侯。

    越石父贤能,在囚禁之中。

    晏子外出,在途中遇到他,解下车左的骖马将他赎出来,用车载回家。

    晏子未向石父告辞,就进入内室,好久不出来。

    越石父请与晏子绝交。

    晏子忄矍然敬畏,整理衣冠道歉说“:婴虽然算不上仁义,也总算使您脱离困厄,您为何如此速求绝交呢?”石父说“:不是这样。

    我听说君子在不了解自己的人那里受委屈,而在了解自己的人那里伸张意志。

    当我在囚禁之中时,那些人不了解我。

    您既已感动醒悟而将我赎出,这就是了解我;了解我而对我无礼,本来就不如在囚禁之中。”晏子于是请他进屋,待为上客。

    晏子做齐相,外出,他的车夫的妻子从门缝中窥视她的丈夫。

    他的丈夫为国相驾车,拥持大伞,鞭策驷马,意气扬扬,非常自得。

    过后回家,车夫的妻子自请离去。

    丈夫问离去的原因,妻子说:“晏子高不满六尺,身为齐相,名扬诸侯。

    今天我观察他外出,志向信念深沉,常有甘居人下的态度。

    而你身高八尺,才只是为人驾车,但你的神气自以为满足,妾因此要求离去。”此后丈夫自觉谦虚退让。

    晏子感到奇怪,就问车夫,车夫如实回答。

    晏子便推荐他做了大夫。

    太史公说:我读管氏的《牧民》、《山高》、《乘马》、《轻重》、《九府》及《晏子春秋》,这些书中说得很详细。

    既已见到他们所著的书,还要看看他们所行的事,所以编写了他们的传记。

    至于他们的书,世上已有很多,因此不予论述,而记载他们的佚事。

    管仲是世人所说的贤臣,然而孔子却小看他。

    难道是因为周道衰微,桓公既然贤能,而管仲不鼓励他创就王业,却只是辅佐他称霸吗?有名言说“:要顺势成全别人的美德,顺势匡救别人的恶性,所以君臣百姓能相亲善。”难道这就是说管仲的吗?当晏子伏在庄公尸体上痛哭他,完成礼节然后离去,难道就是所谓“见义勇为”的表现吗?至于他直言进谏,冒犯君颜,这就是所谓的“进思尽忠,退思补过”的表现啊!假使晏子还活着,我即使为他执鞭驾车,也是欣喜向往的啊!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