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中心 我的书架

第一章 智能机械人(1 / 2)

(快捷键←)[没有了]  [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我是个智能机械人,在电脑发达的时代,智能机器并不出奇,但我不只是机器,而且是个人,我有一个铱金棉体的脑子,有一副可变性合金的躯壳,加上我的“父亲”顾元亨博士是仿照他的长子的模样造成我人的模样、所以我可以混迹人间,一般人是看不出我是机械人的。

自从我协助国际刑警林飞上校在秘鲁大破黑龙的阴谋之后,他提出要我正式加入国际刑警,我的答复是:“考虑考虑,得先跟我爸爸商量再作决定。”

他犯了一个错误,没有给我时间跟我父亲商量,就直接去找我爸爸谈,结果弄巧反拙,碰了一鼻子灰。

我父亲顾博士的答复是:“上校,我已让正波为你工作了一段时间,够了,他还有很多别的工作要干,不能只作警探的。如果你碰上什么因难,需要用上他,我可以临时借给你,但他不应该一年三百六十五日部作国际刑警,我还有很多其他事要他干的。”

高达知道顾博士说一不二、知道没有转回余地,只好说:“那我首先要感谢你.要是有必要时,就请你让我像过去一样、请他帮忙,作个国际刑警的临时雇员吧!”

他这是迟而求其次,以免我父亲把路全都堵死,留了个余地。

我父亲当然也没把话讲绝。

高达离去后,父亲把我叫进实验室,为我详细检查了一番身体,用各种电子仪器对我作全面的测试。折腾了半天后,他满意地点点头,露出笑容说:“虽然你经过一番搏斗,身体却并无损坏。我拒绝了高达把你调进国际刑警工作的要求,因为我想要你留在家里一段时间,我的孩子,我年纪一大把了,精力大不如前,大波又需要治疗,你留在我身边吧!”

我当然没有意见。

父亲说:“大波这次脱险归来,身体很差,加上匪徒长期给他注射毒品,要真正恢复健康,把毒瘾戒掉,可不是件容易的事。他一发作时,在地上滚来滚去,我真不忍心看,但却一定要帮他把毒瘾戒掉,否则他会死的。”

我说:“大哥是个意志坚强的人,相信他一定能战胜毒瘾的。”

“我给你一个任务,就是帮他戒毒。当然,他中毒甚深,不可能立刻将毒戒掉,完全断绝,他可能会立即毙命,得逐日减量,慢慢地进行,留一条老鼠尾,最后才断绝。这是医生的决定,我认为是正确的。你的工作是陪伴他,根据医生的指示,为他作必要的治疗。我相信你会比任何一个护士更可靠,要知道匪徒虽然失败了,正如你说的,那个NFP新法西斯党还潜伏着.他们不会就此收手的、肯定还会再次出动,说不定他们还会对付大波,你得保护他,明白吗?”

我道:“好的,我一定照顾好他。”

他充满信任地说:“有你在他身边,我可就放心叮”为大波治疗的医生黄百乐是父亲的好朋友,他是这儿总医院的院长,当日父亲收到我和高达从秘鲁利马发出的电报后,就带了黄院长和小波一起飞到利马,把大波接回家的。大波一直是由黄院长给他进行治疗。由于我和高达当时赶着出发去捣毁黑龙帮在矿山里的秘密基地。所以不等他们到达利马,就已离去.故此黄院长一直未见过我,这天,他来为大波治疗、先到实验室见见我父亲。这肥矮个子的黄院长,人未到声先到:“喂、老顾,你同大波躲在这儿商量什么、我可还未批准大波进实验室工作碍……”他突然停住脚步,张大了口望着我,我知道他准是把我错认为是大波了。爸爸和我站起来迎接他,他从头到脚打量了我一番,困惑地望了望我父亲,问道:“怎么才隔了两天,大波康复的这么好?老顾,你给了什么好东西他吃,真叫我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了,大波怎么突然变得肌肉这么结实。”

爸爸打断他的话说:“他不是大波,是大波的弟弟。”

黄百乐更为窘惑地瞪着我:“怎么小波两天不见就长成大人了?”

爸爸笑道:“不,他是小波的哥哥,叫正波,排行第二吧。”

黄百乐向后退了一步,望望我,突然大笑一声,指着爸爸,摇摇指头说:“老顾,我明白了!原来如此,这是你在外边养的!想不到你这个道学先生竟然会……”爸爸涨红了脸,说道:“胡说!我是这样的人吗?”

黄百乐摇摇头:“算了,我又没有指责你,在外边有个老二也不是甚么了不起的事,谁没有风流韵事呢?”

爸爸知道他是误会了,也不再辩解,只是耸耸肩。我明白他是不想对黄百乐讲明我是一个机械人,于是我向前跨上一步,伸出手来说:“黄伯伯,我叫正波,你好!”

黄百乐握握我的手,笑道:“你好,我是很开通的人,不像你爸爸那么古板。很高兴认识你。其实,你爸爸早就应该公开你的身分,不应这么多年连我这老朋友也被蒙在鼓里。”他转过身对我父亲说:“老顾,大嫂去世算起来十多年了,为甚么不将老二接回来,也有个人服侍你埃”我说:“黄伯伯,我没有妈妈……”我这也是实话,可他没听完就自以为是地叹了口气:“哦,原来如此!令堂早过世了吗?那实在遗憾l”爸爸可真被他弄得啼笑皆非了。

我说:“黄伯伯,上次你和爸爸到利马接大哥,可惜我因事没能留在利马等你们,所以没机会见着。”

“你当时也在利马吗?”他惊奇地瞪大双眼。

爸爸说:“大波还是他救出来的呢,他当时在国际刑警工作。百乐,其实我当时曾给你看过他和高达拍回来的电报,只是没告诉你他是我儿子罢了。”

黄百乐用肥手拍拍他油光的额头说:“对,我想起来了,原来如此,失敬失敬,我可真的不知道你有这么个国际刑警的儿子呢!”

我说:“黄伯伯,大哥的情况怎样?爸爸说要让我照顾他呢?”

他说:“那你这个国际刑警放大假?怎么有时间照顾大波?要让他把毒瘾戒掉,可不是一天两天办得到的,最快也要半年多啊!”

我说:“我只是国际刑警的临时雇员,现在已不干了,这时间用来照顾大哥,也有机会父子兄弟团聚一番啊!”

“对!对!”他点头赞许道,“应该!应该!你们分开生活了这么多年,应该好好团聚一番,享享天伦之乐!”

我爸爸无可奈何地说:“百乐,别再说这些废话了,大波的治疗有何进展吗?”

黄百乐说:“他情况相当稳定,不用担心,身体恢复很好,只是要戒毒这层可不容易,除非他意志坚强,能挺过最痛苦的一段时间。他会很辛苦,可是你们不能心软,一定得帮助他渡过这难关。”

我爸爸道:“我知道自己不忍心见他那辛苦的样子,所以我打算让正波去照顾他,他不会心软的。”

我当然不会心软,机械人本来就没有心肝,我只会按程序办事。

于是我笑道:“放心好了,我是个铁石心肠的人,决不会心软的。”

大波的健康其实很不妙。当他放黑龙教绑架后,由于拒绝合作,黑龙教主荣比利兹就给他注射毒品,使他得依赖毒品生活。他曾经几次想自杀,但匪徒防犯严密,都未成功。

现在要为他把毒瘾戒掉,的确不是件容易的事,他毒瘾一发作,就痛苦得口水鼻涕流着,在床上地上打滚。他的未婚妻袁若兰是一个很温柔体贴的女孩子,对他照顾得无微不至,可是当他毒痛发作时,她就难以应付了。大波像疯了一样,对她破口大骂,使她十分委屈。当然,事后大波后悔得不得了,对她陪礼道歉,她总是温柔地说:“波,你要是骂了我会轻松些,你就骂好了,我不会在意的。你一定得把病治好!”

她从房间走出来,在走廊上偷偷垂泪,却让我碰上了。

我问:“咦,你干吗哭了?”

她连忙把眼泪抹去,低声.说:“没有甚么,只是看到你哥哥那么痛苦,真叫人受不了……”说着,眼泪又禁不住淌下来了。

我说:“若兰,我们应该有信心,一定得帮助他把毒瘾戒掉。我知道你心里难受,实在委屈了你啦。爸爸吩咐我来看护他,我相信一定能帮他渡过这难关的。”

她道:“你真好,我知道你心地很善良,我说过,你有颗金子般的心。”

我招摇头道:“错了,我是没有心肝的,我是个机械人,但我能十分准确地执行医生的嘱咐.决不会心软。若兰,你也该休息一下了、再这样一日到晚陪着他,你会病倒的。大哥的病不是一天两天能好的。你得有个思想准备。要作长期的打算。要是熬坏了自己身体,那么,等大哥病好,你也就病倒了。我是不会病的.我根本不用休息,你放心好了,让我来照顾他吧。”

若兰抬起头来,望着我,点了点头、低声地说:“你说你是机械人、我觉得你比人更像是个人。”她用下巴向房间那边点了点。继续说,“他变了很多,我觉得你更像我以前认识的他。”

我笑道:“人病了情绪自然反常,我相信经过治疗。他定能康复、到时他就会变回原来的他了。”

她突然轻轻地吸了口气:“唉,我现在都弄糊涂了.我也弄不清自己爱的是他还是你了。”

我心里着实吃了一惊,她怎么竟说出这样的话来?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报告 | 返回顶部
最新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