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中心 我的书架

第二章 戒掉毒瘾(1 / 2)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大波的健康恢复得很快,几个月过去了,他已完全不再依赖毒品,那老鼠尾巴的药量,最后终于断掉了。

他已不再是皮黄骨瘤,身上已长出结实的肌肉,他本来就是有一副运动员的体魄,加上锻炼,很快就变沼容光焕发,回复本来面目了。我常阳他一块去跑步、游泳和爬山。虽然我若一发力,肯定会把他抛在老远后边的,但我始终保持相同速度,只是稍微快一点,迫他把速度加快,加大运动量。

有一天,我们去跑步,跑累了,坐在树荫下休息。大波抹着汗,对我说:“你有留意到若兰已经有一个礼拜设到家里来了?”

我说:“大哥,说实在的,你和若兰也该……”他叹了口气迫:‘’你以为我不道吗?虽然她还未拒绝我,但总是说再等一阵,她还未下得了决心同我结婚呢?”

“这怎么回事?她不是你的未婚妻?”

“未婚妻并不就是一定嫁给我的,她仍有权拒绝我,唉,你是个机械人,你不明白人类的感情是多么复杂!”

“那你解释给我听听嘛!”

大波把背靠若树干,仰头望着蔚蓝的晴空,限中流露出一种充满幸福和希望的神情。他说:“你老实告诉我,你觉得若兰怎样?”

我的脑于差点儿发生短路,我干咳了一声,答道:“我认:。也是一个很好的女孩子,温柔、美丽、大方、有智慈,最重要的是,她爱你,你相信这判断是不会错的。”

大波扬扬眉毛,微笑着答道:“大部分我完全同意,员后一句我有保留。若果她真的爱我就不会一再拖延,总说再等一等,如果我身体末恢复健康时,还说得过去。但现在看来,似乎并不那么简单了。”

“为甚么你有这种怀疑呢?”我问。

“我觉得她很可能是爱上了别人。”

“何以见得?”

“从她对我那若即若离的态度可以看出,她对我的感情已跟从前不一样了,当然,也许是我疑心太重,我也没发现她同别的男人,来往,这只是我的揣测罢了。”

我拍拍他的肩头,劝解道:“我看你这是患得患失,恋爱的人都是、这样,你还是努一把力、别再犹豫了,你态度坚决点,我相信她会答应你的。”

他摇摇头道:“你这机械人能作我的参谋吗?你懂得人类的爱情吗?”

他立刻觉察出这话不当,连忙解释道:“对不起,我并非是想得罪你,只是按常理而言……”我摆摆手道:“没关系,你说得很对,我根本不可能真正理解人类的爱情的。即使我的铱金脑子输入了人类感情,我也设法真正体会。我只有一副金属身体,而爱情并不只是思想,还有肉体接触的生物学的关系。我根本做不到。照我所知,爱情,是同肉体有着极强烈的联系的,我这身体对于人类来说,根本是中性的,是不可能接触的,可以说,我同人类的爱情是无缘的。”

他听了我这么讲,反过来拍拍我的肩头安慰我:“其实你这问题很容易解决,你想有一个伴侣?那就制造另一个铱金脑袋,按女性’的观点和视野,将女性的世界观输入进去,那不就可以有一个女性的伴侣了?当然,假如你要同性恋。可以按你男性的观点来制造另一个机械人,也无不可。我真希望自己是个机械人,机械人就不会因爱情而痛苦了。”

他倒想当机械人、可他那里知道我却因自己无法享有人类的爱情而深以为憾呢,我始终不是人.只是个机械人罢了。

大波的话有点道理,为甚么以前我没想到过这问题呢?女性对于我来说,是难以理解的神秘的谜,有着一种强烈的吸引力,这大概是爸爸按照男性观点制成我的原故吧?为甚么不可以请他制造一个女性机械人作我的伴侣呢?

使我下这个决心的,不是别人,是若兰。

她已有一个星期没来看大波了,我驾车到图书馆去,等她下班。

他意见是我,脸上展开灿烂的笑容。

我让她坐在我身旁,慢慢将车驶离停车常我问她:“最近很忙吗?为甚么整整一个礼拜不来看望大哥呢?”

她把头转过来,望了我一眼,然后垂下头,低声地说:“这是责备我吗?”

“不,”我说.“我有甚么权责备你呢?只是为大哥难过,他这样想念你,你却不去看望他。”

“我不是不想去看他,我是不想见你。”

我皱了一下眉头、有点窘惑:“这我可就不明白了,难道我那么令你讨厌、讨厌得不想见我?可我还以为你很高兴见到我呢?刚才你笑容满脸地上车来,我实在无法理解人类,怎么可以笑着表示讨厌?”

她叹了口气说:“我不知道你这是开玩笑作弄我?还是真的那样蠢了。我是因为太想见你,才会不想见你,见了你只会痛苦。”

我说:“完全不合逻辑,无法理解。”

她摇摇头说:“我内心也很矛盾啊!我知道大波非常爱我,我也很爱他、如果没有你,我早就答应嫁给他了。我觉得,我更爱的是你。”

“我看你比我更蠢呢,照你刚才讲的,实在是心领了,难道你忘记我并不是人类而是一个机械人吗?别看我外表像人,我实际是由可变性金属和各种线路组构而成的,我根本没有人类的肉体、你爱的并不是我,是个幻象!”

她苦笑了一’下,说道:“真正的爱情并不在乎肉体,只在乎心。”

“哈,我根本就没有心脏、你完全错了。我是不会给你幸福的.一个机械人怎么会爱一个人类的女人呢?这是办不到的,就是最先进尖端的科技也做不到。若兰。你快点回到大哥身边去吧,他在等你呢!”

“不,我希望和你在一起!我……”

我装出生气的样子,皱紧眉头,把嗓子压低,粗声粗气地说:“胡说!你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说甚么!如果你只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女孩的话,我还可以原谅你,但你已是一个成熟的成年人,怎么可以讲出这种不负责任的话来呢?我已经反复告诉你,我是个机械人,并不是人类,跟你是完全不同的,我既不能使你幸福,你也不能给我快乐,你是被自己头脑里那种英雄崇拜的浪漫幻想迷惑住了,快清醒过来吧!”

她默默地咬着嘴唇,不再出声。过了好一会,她才说:“你送我回家吧,让我好好想一想。”

“好,你的确需要好好冷静地想一想,大哥的病已经完全好了,他跟过去一样健康。最重要的是,他爱你。你别忘了,过去你等了他两年,你爱的是他啊!”

她下了车,头也不回地跑进屋里去,我知道在她眼眶里盈满眼泪,只是在我面前强忍着,现在早已淌流下来了。

我的心一片混乱,像被胡搅乱了似的。但我有心吗,为甚么我觉得这么难过呢?难道我真的爱上她了?

我回到家里,直接去到大波面前,对他说:“大哥,你听着,若兰爱的是你,她并没有爱上另一个人,你得立即去找她,即使是动粗,也得同她结婚,不要放过机会,鼓起勇气来,在她心中深处爱的是你,并没有另一个男人。”

我把红色保时捷的车匙塞进他的手中,在他结实的背上拍了一掌,大声说:“瞪着眼看我干甚么呢?快去!还等甚么!”

他呆了一呆,脸上露出高兴的笑容,跑出去,跳上了汽车。

我目送那红色保时捷驶远,叹了口气,向实验室走去。

我敲了一下门。

“进来!”爸爸大声说。

我推开门进去,爸爸从一堆图纸中抬起头来,望了我一眼、问道:“你找我吗?”

我说:“爸爸,大哥的健康已经恢复,毒瘾也治好了,我当看护的任务已经完成。我看,是时候给大哥办婚事了。”

他老皱的脸上露出快慰的笑容,点着头站起来,走到我身边,拍拍我的肩膀,高兴地说:“是啊,我也一直在想,该是时候了。不过,我还想到了另一个问题,我记得曾跟你说过,我的理想并不是只制造一个机械人,将来机械人应该同人类合作,创造一个新文明。你有想过,需要一个伴侣吗?”

我转过身,面对着他,惊喜地说:“爸爸,如果我是机械人亚当,你能为我制造一个夏娃吗?”,.他笑道:“夏娃?你需要一个怎么样的夏娃呢?”

“就像大哥的未婚妻若兰那样的。”

他想了想,摇了摇头道:“你是说样子像她?还是思想像她?我可得考虑一下。我知道若兰很漂亮,但若果我把你的伴侣制成跟她一模一样,那岂不是会让大波搞糊涂吗?不,我可以另外按照别的美女的模样制造,但思想却可以像若兰,若兰是个很好的姑娘,不过要做到这点,还得要若兰合作,得让她来把她的思想输进那女机械人的铱金脑子,她肯吗?”

我叹了口气说:“我可不知道她肯不肯了,说实在话,我一点也不理解女性的心理。”

他道:“这事让我来处理吧,我同她谈谈,也许她会答应的……不过,有一件事,我要同你研究,为了制造你,我花了很多年的时间,也花了很多钱,差不多把我的积蓄用得七七八八了。要制造另一个机械人。自然不再需要以前那么长的时间,可以在短短几个月就能完成、但我已没有足够的金钱来购买必要的材料啦。”

我说:“我倒有一个主意,现在首先要办的事,是为大哥办婚事,等他和若兰度蜜月归来之后,让大哥开设一间顾问公司,专门承办解决难题,收取手续费。我相信我这铱金海棉脑袋能以最快的速度,来解决任何难题的,我和大哥合作,相信用不了多长时间,就能感到足够的资金,让你制造另一个机械人。”

爸爸用一种很感兴趣的神倩望了我好一会,然后点点头道:“听你这么一说,倒像是个好主意,我相信这么一间顾问公司一定会对社会各界很有吸引力的。不过,话又说回来了,你大哥和若兰真的打算结婚了?我发现近日若兰已很少来,他们之间到底在闹甚么别扭呢?”

我被这么一问,好一阵回答不上来。但我还是照实告诉他:“问题是出在若兰身上,她爱上了我,把我当作是个人,这完全是一种浪漫幻想在作怪。我相信她其实爱的是大哥,只要大哥努一把力,我想大概很快就能为他们办婚事的了。”

“她爱上你?”

“是的,这是很荒谬的,竟然爱上没血没肉的机械人,爸爸,这事你也有责任,你把我制造成跟大哥一个模样,使她产生了一种取代的错觉,可是我是个机械人,根本无福消受人类的爱情的。”

父亲用手拍了拍额头,叹了口气,说道:“你说得对,我不应该按大波的样子来制造你的,当时由于他失了踪,太想念他,才会这样感情用事。若是现在制造你,我就会另外……”“不,爸爸,你没有必要后悔,我现在这样子也能过得很好的。问题不在我,是在大哥,他有点患得患失,难道人类恋爱时都是这样子的吗?”

“他现在怎样了呢?”

“没怎样,我刚刚把他赶出去,让他去向若兰求婚,我相信如果他志在必得,就一定能成功的。正因此,我来提醒你为他们办婚事。”

爸爸站起来,走到窗前,望着窗外,看了好一阵,才转过身来。我看得出他的眼睛有点湿润,他把头侧向一边,不想让我看出他感情流露。

我站到他身边,把手搭在他肩头,低声说:“爸爸,等大哥度蜜月归来,我们就开办顾问公司,我相信不需要很长时间,就能为你挣够需要的钱的。”

他笑道:“你大哥这才去求婚,你就谈度蜜月了,你这么有把握他:一定能求婚成功吗?”

我说:“我已用电脑把所有可能性的比率计算出来、绝对有把握他能成功的。”

我指着窗外说:“你看,他不是回来了,而且把若兰也载着回来,肯定是成功啦!”

果然,过了一会,大波拉着若兰,与匆匆地走进实验室来。若兰一见我,不好意思地垂下头。

大波对爸爸说:“爹,我和若兰准备结婚,请你祝福我们吧!”爸爸很高兴地把他们搂住,说:“我祝福你们,你们结婚,我很高兴!”

我走过去,对大哥眨巴了一下眼睛说:“祝有情人终成誊属。”

我相信,大哥是十分聪明的,他要求婚礼办得十分简单,免去了一般的繁琐俗套,注册结婚后,立即登上飞机,同妻子到夏威夷度蜜月去了。

送走了他们,我驾车载着父亲和小波回家,一路上大家都沉默着,谁也不说一句话。这真有点像现在流行的文学术语的“反高xdx潮”。

小波首先忍耐不住,哼哼了几声,不高兴地说:“大哥不讲信用!”

父亲侧过头来问:“他怎么不讲信用?”

小波嘟了一下嘴说:“他答应过身体好了,就带我去吃大餐,现在却一下子开溜,同若兰姐姐一块跑到威夷玩去了。”

我回过头来,看了他一眼,逗他说:“大哥是去度蜜月,难道带着你去,要你做电灯泡吗?”

“度蜜月有甚么了不起的?好,等我度蜜月时,我不带你去。”

我说:“那你就多作体育锻炼,好好读书,快高长大,等你结婚时,我不作电灯泡,好了吧?别嘟长嘴……”小波这精灵鬼忽发奇想问道:“二哥,大哥结婚了,你甚么时候结婚?”

这叫我怎么回答?

我想了想,说道:“机械人跟人不一样,没有女孩子会嫁给我的。小波.难道你忘记了我是由很多金属和电路组合而成的吗?”

可他却说:“我知道,不过,我觉得你不是个机械人,你比很多人都更像个人,如果我也长得跟你一样高大英俊,那该多妙!”他转过头问一直不插口讲话的顾博士,“爸爸、二哥能结婚吗?有女孩子肯嫁给他吗?要是我是个女孩子的话,我肯定愿意嫁给他的,可惜我是个男的。如果嫁二哥这么好的人,竟没有女孩子肯嫁他,那岂不是一世要做单身汉了?”

顾博士被他这么一说,忍不住笑起来。

“小波,你提这问题提得很好,不过你有没有想到正波是个机械人,他是不能同人类的女孩子结婚的!不错,他有人类的思想感情,懂得爱和恨,可是他却没有人类的身体,人类的身体是非常复杂的,我只会制造机械人,却没办法用金属和电路组构一个人类的肉体。”

“那他这么一副好身体难道还不够好吗?”

父亲耐心地解释道:“不,我不是说他的身体不好,但有一定的局限,他可以做很多我们人类做不到的事,但也有很多人类能做他却没办法做的。比方说,就拿结婚来说吧,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结婚,不只是情投意合,他们还有肉体的接触和性爱,人是可以做到的,但机械人和人之间,就没有办法能做到了。”

小波不解地追问:“那有甚么要紧?”

“那当然是很重要的,人类就是靠着这样才能繁衍后代,比如我和你妈妈结婚,才能生出你和大哥,现在你大哥和若兰结婚,将来生个胖白娃娃……

“可是你一个人就生出二哥来了啊!”

“不,你二哥不是生出来的,是制造出来的。”

小波像是抱怨地说:“爸爸,那你能制造一个活像大哥的二哥,为甚么不制造一个像若兰姐姐一样的女机械人?既然机械人不能同人类结婚,那机械人总可以同机械人结婚吧!”

我听了,头脑一热,差点儿因此断路。小波竟然也跟我们想到一块了。我于是说:“小波如果我有了一个机械人妻子,我就常常陪着她,没空陪你玩了。”我这是想把话题扯开,免得他打破沙盆问到底。

谁知道父亲却答道:“你这可说对了,我正打算为你二哥制造一个女机械人当伴侣,再由他们制造后代,发展更多机械人。”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报告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