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中心 我的书架

第三章 新人类(1 / 2)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我们只用了几分钟的时间,就谈了很多很多,我估计平常人谈那么多话,准得花上好几个钟头。

她笑完了,突然对我说:“正波,我爱你。”

我听了,大吃一惊。

我张大了口,一副傻相,我最初的反应是惊讶,我想不到她突然会讲出这么一句话。

紧接着,我觉得她这句话讲得太突然,简直是不经大脑!

这看上去不像是一个成熟的决定,这使我有点抗拒。我心里当然希望她能真心爱我,要知道在这世界上只有我是她的同类,但我不希望她这么匆忙就讲出来,至少这应该是发自她内心深处,像人类真正的爱情从心灵中发芽成长,最后觉醒过来。

我摇摇头,像教训一个孩子似地对她说:“若梅,你这话讲得太早了,你认识我并不深,我希望你三思,不要随便讲啊!”

她听了,一点也不生气,对我笑笑说:“我从你的一言一行,都已看出你的心思,你虽然没讲出来。实际上你心里不停在向我表示着爱情,我比你坦白,何必像人类那样浪费时间呢?我知道你爱我的,我再说一遍,我真的爱你啊!”

我听了这话,快乐得甚么也看不见,像断了电路一样。

我始终捉摸不适女人的心,这永远是那么神秘莫测,对于我来说,永远是猜不透的一个谜。

我知道,我日日夜夜朝思暮想,现在终于实现了,我有一个伴侣了。

若兰拉拉大哥的手,笑着说:“看来,这儿不需要我们了,我们该让他们俩说说俏俏话了。”

小达赖着不肯走,父亲敲了一下他的头:“快走,快走,别作电灯胆,不通气!”

小波回过头来,向我扮了个鬼脸,悻悻地走了出去。黄院长这时对父亲说:“老顾,我如果不是今天亲眼目睹,我决不会相信他们两个是你制造出来的机械人,还真以为他是你在外边养小老婆生的儿子,而她真的是若兰的妹妹呢!你一直瞒着我,却创造出这样神奇的东西,真是令人大吃一惊,也大开眼界!”

父亲拍拍他的肩膀,挽着他的手臂,一边拉着他走出客厅,一边回答:“这是我一生中所做的事中最心满意足的事,过去的发明比起他们两个,简直不算是一回事了。”

黄院长说:“你还打算继续制造这种新人类吗?”

“新人类?哈哈,你叫他们做新人类?”

“可不是?他们跟人类有甚么区别?还值得谈情说爱呢。不过,我不知道他们是否跟人类一样,能结婚生子,如果他们能结合,生出新的一代来,那可就是新人类的繁衍了。啊,想起来我有点害怕,他们这么完美,将来会不会把我们人类给取而代之淘汰掉。”

父亲摇摇头道:“你这是杞人忧天,机械人是人类智慧的产物,是人创造出来的,他们将配合人类,建设一个新的文化,怎么会把人类淘汰掉,他们只会使人类的未来更加光辉灿烂,至于他们的结合,那该会是怎样的,我也不知道,不过准不会要你去接生的。”

他们走远了,我也没再听他们的谈话,不过,有一点,引起了我的兴趣,到底我和若梅能像人一样结合吗?

如果不能结合,那么就不必谈甚么结婚了。

我回过头来,望着若梅,她像看透了我的心思,脸红起来。我觉得奇怪,怎么机械人也会害羞脸红呢?

我说:“他们说得对,我们机械人能够结合吗?”

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如何结合,以适应一种对他们来说,完全新的生活,在这儿,我要按人类在处理这类事时的习惯,把门关起来,拉上窗帘了。

总之,在我来到这世界生活在人类当中,直到这时、才第一次享受到欢乐,若梅变得更加容光照人,幸福使她显得更美,一如若兰在大哥身上找到了新的幸福时那样,这使我更加感到幸福。

父亲当然同意我们“结婚”的,大波建议我们到夏威夷去度蜜月,他说那儿风光如画,沙滩美极了,不过,我们并不需要趁结婚去旅游,我们只需要有一个处所,可以单独相对,不受外人干扰就足够了。

黄院长说他在滨海的山上有一座别墅,可以借给我们使用,别墅里只有一个管家,他主要是每日打扫一下地方,不会干扰我们的。我觉得那倒是个很安静的去处,于是欣然接受,准备同若梅在那儿度我们的“蜜月”。

我曾把几件衣服放在小波房中的衣柜,于是到小波房间去取,我敲了一敲门,小波大声问:“谁?”

“我,你二哥,可以进来吗?”

他连忙答应:“可以,等等,我这就来开门给你……”他拖拖拉拉了好一阵才把门打开,我望了他一眼,见他把目光挪开,不正视我,不时瞧抽屉望望。我知道他一定又在耍甚么鬼把戏,要作弄我了。我装着没看出他的紧张,说:“我是来取回衣柜里的两件外衣的。”

他问:“你真的要去度蜜月吗?”

我点点头:“你批不批准?”

他说:“我可没批准的权,不过,我很想跟你们一起去。我想知道你们是怎样度蜜月的。”

我不由得哈哈大笑起来。

他恼火了,在我胸膛捶了一拳,大声骂道:“有甚么好笑的?你也跟着大人一起欺负我,其实我比你年纪大。你生下来有多久?”

我说:“小波,我甚么时候欺负了你?你生这么大的气干甚么?”

“那你带不带我一起去度蜜月?”

我摇摇头说:“不,那可不行,这是我的私生活,怎么可以带你去呢,你不怕爸爸说你是电灯胆吗?”

我趁他搔着头,想找甚么话来反驳我的当儿,迅雷不及掩耳,拉开了抽屉。

他大叫一声,扑过来,但我比他快,早巳把他藏着的东西拿出来了。

原来是本图文并茂的描写人类性生活的生理卫生书籍。

小波涨红了脸,大叫大骂“快还给我!”

我只翻了一下,就把内容看完了。

我合上书,双手棒着奉还给他,他一把抢回去,塞进枕头底下。

我说:“这有甚么好紧张的?我早就看过了.书店里有得卖的。你怕甚么?看看这书长长知识,没有人会说你看坏书碱书的。”

他望望我,问:“你说的可当真?”

我说:“骗你干甚么?你这书是讲成年的人类男女如何结合的,每个人类都必定走这条路,看看并没害处。

不过,我看它,是我了解人类的一个部分,对于我并无实用价值。”

“对了,我就是好奇,想知道你是怎样同若梅结合。”

我拍了他脑瓜子一下,骂道:“你这好奇心有点出格过界了,不行,这是我们的秘密,我不会告诉你的。”

“会像书上那样吗?”他追问道。

“无可奉告!”我装作生气地在鼻子前摇了摇手指,“这不关你的事,不告诉你!”

小波嘟起嘴说:“好,你不告诉我,我自有办法知道。”

我摇摇头说:“那你就自己想办法好了。”

可我当时并不知这,小波这好奇心,差点要了我的命。

我和若梅到了黄院长的别墅,这儿的确风景优美,别墅建在海边的一道悬崖上,从悬崖往下望,在两百尺的峭壁下,是坚硬的岩石,海浪一下一下激拍着岩石、溅出雪白的浪花,别墅里只有一个年纪约四十来岁的管家,他平常住在离别墅半里路的家里,每天只来巡一巡,看有甚么要他办的,否则就不会来打扰我们了。

我和若梅像两个快活的孩子一样,每天在别墅的树林里散步,欣赏日出日落,鸟语花香,我们手拉着手,你一句我一句地谈个不,停忘记了世界.忘记了一切,我们只知道我们是最快乐的一对机械人。如果别人看到我们,只以为我们是一对新婚燕尔的夫妻,谁也不知道我们是两个机械人的。

有一天,小波突然出现在别墅,他这鬼精灵竟找到那个管家,要他带路到别墅来找我们。我老实不客气地请他赶快回家,不要来骚扰我们。他笑嘻嘻地逗留了片刻就走掉。

我留意到他和那管家很谈得来,管家还把他留在家里吃午饭。做了很多好菜给他吃。

我对若梅说:“小波真是无聊,是想来打听我们怎样结合的呢!”

若梅听了,脸红耳赤,低声说:“这怎么可以呢!你可别对他乱说!”

“放心,我不会告诉他的!”

这事本是件小事,我没放在心上,如果当时我多留意小波,就不会闹出后来的乱子了,这都怪我当时由于沉浸在快乐幸福之中,疏忽大意。

天是那么蓝、海是那么碧,太阳放出金灿灿的光辉,透过森林的枝叶,照亮了林中的空地。

我们手拉着手,一边轻快地交谈,一边笑着穿过空地。

一只小鸟,也许是被太阳照花了眼,从树上飞下,撞在我的胸脯,跌落在地上。若梅把它轻轻地捡起来,放在手心,用一种女孩子才有的温柔,轻柔地抚慰它,一直到它苏醒过来,啾啾着飞走。

我笑道:“你的手指充满了爱心,可以把小鸟唤醒。”

她说:“可这手指用上力气,也可以把钢铁扭折、要知道,你能干的事我也同样能干,我并不是被设计成一个家庭主妇,我是你战斗的伴侣啊!”

当我们走出森林,回到别墅,发现门外停泊着一辆汽车,我看了一眼车牌,知道是总医院黄院长的车子,他来这儿干甚么呢?我困惑地望了若梅一眼。

她说:“他本来是这别墅的主人呀,你忘了?是他借这地方让我们单独相处的。”

我说:“正因为是借给我们单独相处,那么他为甚么要来打扰我们呢?”

“也许……反正他已经来了,我们就进去见见他吧。”

当我们走进门时,令我感到意外的,是碰见了小波,他向我扮了个鬼脸,说:“二哥,今天我给你送礼物来了呢?”

他一把拉住我和若梅,走进客厅。

黄院长那胖乎乎的身体.从沙发上站起来,向我们伸出手,说道:“怎样,我们的新人类,新婚生活过得一定很愉快吧,我今天给你们带礼物来了呢!”

“礼物?甚么礼物?”

“大波把他的思想输送头盔加以改进,叫我们送来给你当件礼物。”

我望了一眼他放在桌上的那两个头盔,我认得,那确是大波的发明,全靠它们大大缩短了若兰教育若梅的过程。

我说:“大哥作了些甚么改进?”

小波插嘴说:“大哥把它们从单向输送改变成双向交流,他说可以帮助你们思想沟通。要试一下吗?”

我问:“小波,大哥为甚么不自己来?有什么事把他缠住脱不开身于?”

他眨了眨眼说:“他去纽约开会,要两个礼拜后才回来,临走托黄院长带我送信礼物来。”

我拿起一个头盔,它是用铝制的,很轻,上面装着不少合成线路.我说:“大哥真想得周到.等我研究了怎样使用它后,一定会试用试用这东西。”

黄院长说:“大波说过、不用给你什么使用说明,因为使用方法很简单,你们两个一戴在头上,它就自动同你们的铱金脑袋接通的。”

我问:“我记得若兰上次使用时,是用电线接通两个头盔的。现在目么没有电线?”

小波说:“改进了啊!”

黄院长解释说:“改用无线电传送,不需要电线了。怎样、戴起来试试看,让我也开开眼界吧!”

小波也说:“二哥,快戴起来。试一下大哥这新发明氨我问若梅:“怎样?试一下吧?”

她有点犹豫,说:“等一下再试吧,急甚么呢?”

黄院长笑道:“好姑娘,伯羞甚么?我们又不知道你们交流甚么思想的。我只是想见识一下这个新发明罢了。”

我觉得不好意思推卸,人家老远给我们送礼物来,想看看效果如何,推三推四就显得不大方了。

我说:“那好吧,我们戴起来试试看。”

若梅羞怯地笑笑,拿起头盔,戴在头上,我也把头盔戴上。

在最初的一刹那,我觉得头盔的电路接通了我的铱金海棉脑子,这外加的电流,使我有点儿晕眩,但这只是很短几秒,我已恢复过来。我向若梅望去,只见她在窘惑地望着我。

这时,客厅旁的一道门打了开来,我看见那个我只见过一两次的管家,从门外走进来、我发现他头上也戴着一个头盔。

在我的耳中响起了他讲话的声音,但我却没看见他动过嘴唇,我立刻明白,他是用思想在讲话。

他的声音尖而高.“你听到我讲话吗?听到了?正波,我命令你,打若梅一拳!”

我大吃一惊,发觉自己在听了这命令后,立即捏起拳头,用力向自己最爱的若梅胸膛-拳击去。

她向后倒退了两步.惊叫起来,同时伸手想去把戴在头上的头盔摘下。

“把双手放下,不准动!”那尖高的声音一讲,立即发生作用。若梅的双手无力地垂下来,她焦急地望着我。

她叫起来:“不好了我们上当了!”

我几乎同时也伸手去摘头盔,但那声音在我脑中喝道:“不准动,把双手垂下来、立正!”

我的手根本不听我使唤,垂在腰胁旁,站着不能动弹。

但我的口还可以讲话:“你们干甚么?快把我们放掉。你们不能这样剥夺我们行动的自由的!”,小波笑道:“哈,二哥,我不是说过,我自有办法满足好奇心吗?现在,我想你同若梅姐姐表演一下机械人结合,好让我开开眼界了!老刘,你快命令他们吧!”

我大吃一惊,原来小波同他们串通一气来作弄我,我恳求说:“小波,快别闹了,叫他们把我们放开吧。”

小波太不懂事了,不知道这事的严重性,还以为是在耍弄我,我却知道事情决不是那么简单的。

黄院长脸上的笑容消失了,换上一副狰狞的神气,他对小波冷笑着说:“小朋友,玩够了,现在没你的事了。”

小波不解地望着他:“黄伯伯,你不是答应过我,我给你偷大哥的头盔,你让我看机械人结合的吗?你怎么可以不讲信用?”

“信用?”黄百乐狞笑道,“只有傻瓜才讲信用,你现在给我乖乖地站在一边,否则我把你关起来,不给你吃喝,把你活活饿死!”

小波这时才知道闯祸了,他大叫一声:“黄百乐,你是个坏蛋!”他扑上去,狠狠地打了黄百乐一拳。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报告 | 返回顶部
最新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