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中心 我的书架

第五章 智斗马克博士(1 / 2)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我往后一跃,避过它的爪子。

我向若梅呼喊:“若梅,住手吧!难道你忘了我们是相爱的一对?若梅,我爱你啊!”

那机械怪人突然发出一阵狞笑,说道:“爱?哈哈,你们都不过是机械玩偶罢了,你们懂得甚么爱!”

那并不是若梅、而是刘野的声音!

我知道,若梅不可能苏醒,现在同我博斗的并不是若梅,而是代表着刘野的机械怪物。

当机械怪物再次向我冲来时、我也毫不客气地向它撞去。

两个机械人互相撞击,发出如两部开到每小时一百五十公里速度的汽车互撞时的那种刺耳的撞击声。

我已不是几天前的我。在这几天修复躯体的过程中.我已将自己加以很多方面的改进。

这撞击,我并没有将对方撞倒,而它也没能撞倒我,我们几乎是立即扭成一团,互相用力地向对方拳打脚踢。

我听见刘野在大声叫喊:“杀死他、杀死他!击碎他的脑袋!”

我向后一跃。挣脱开来。但机械怪物已扑上来,我们的手臂互相扭在一起,我的头正对着它的头。我的眼睛直视着它的双眼,我明白了,它仍然像过去一样爱我,虽然我们的身体在互相搏斗殴打,但我们互相仍是相爱。

刘野显然想速战速决,不想机械怪物同我纠缠,它突然将我推开,同时举起拳头,从上面往下扣下,若是被它击中头部,脑袋一定会被打扁。

我把头一低,向前一冲,在它拳头还未打下前,已撞向它的腰部.这使它失去了平衡,向后翻倒。我乘机压在它身上.将手向它的头部伸去,我要把它的脖子拧断,但它也向我的脖子伸出手,想掐断我的脖子。

我们的手还未抓到对方的脖子,机械怪物已将双脚屈曲,向我腹部用力撑踢,我被踢得往前打了个该翻。

当我站起来时,我看到它也站起来了。

.我们互相对峙着,希望看出对方的破绽、以便出击。但并不是那么容易钻到对方空子的,我们得耐心等待。

刘野显然缺乏这耐心,也许他害怕机械怪物在同我纠缠之间,若是警方的人手赶到,他会处于不利的地步。

机械怪物突然扑过来想从后面用铁臂扣住我的脖子,但我把身于一低,拉住它的臂膀,将它来一个大摔,抛出一丈多远。

它也很灵巧,几乎在着地时只打了个滚翻,就已站起来了。

我知道刘野是无心恋战,只求速战速决,这次机械怪物并不能像上一次那样轻而易举将我击倒,像吃螃蟹一样,撕断我的手脚,这已打击了他的信心,我比机械怪物灵活些,这更使刘野感到招架吃力,由于他指使机械怪物同我作战,毕竟不如我那么直接使用自己的身体,他得通过若梅的脑袋来指使机械怪物,故此相比之下,我就占了很大优势,灵活多了。

我看准了他焦急的心理,故意拖延着,等他出击,果然他等得不耐烦,开始一番猛烈进攻了,这样一来,就露出破绽了。

我等它猛攻过来时,故意向后倒退了几步,它没料到我会倒退,扑了个空,身体惯性地向前跟着冲了几步。我就在这时,突然往空中一跃,跑到它旁边,举手用手刀猛力砍向它的脖子,要知道我的手是有特别装置的,这一手刀就如一柄砍刀一样,只听见“咔嘞”一声,它的头被砍断,飞到几丈外去了。

它的身体失去了脑袋指挥,虽然仍在动弹,但却像只无头苍蝇一样,无目标地来回挥手。

我把它往旁一椎,那机械身体就往一旁冲去,它跑的方向正好是对着别墅,它像疯子一样挥着双手,跌跌撞撞向前走。

刘野仍不知道机械怪物没有了头,仍在向若梅的铱金脑袋发出号令,可是铱金脑袋脱离了躯体根本没有办法再指挥躯体。

当刘野发现机械怪物一步步向别墅跑来,他才知道机械怪物不再听他指挥,他从窗口望见无头的怪物向他冲来,大吃一惊,脸色顿时变成了灰白,他大叫一声,扔掉戴在头上的头盔,从别墅冲出来,逃避无头的机械怪物,向悬崖那边走去。

我用最快的速度向他追去,他回过头来望见是我,立刻头也不回向前边逃走,我说:“你别走了,你是逃不了的!”

我伸手一手抓住他的衣领,可是这家伙却使了个金蝉脱壳,把外衣脱掉。

我只抓住了他的外衣,却让他逃走掉。

他回过头来,颇为得意地望着我叫道:“你休想捉到我,你还没那么大的本事……”我向他大声喝道:“站住,别再往前跑!”

他转过头望向前边,才发现自己已走到悬崖边,他想停住脚步已来不及了……我听到他那一声惨叫声,从悬崖一直落下去,消失在悬崖下的谷底,我走到崖边往下望,看见他躺在岩石上,脑袋早已开了花。

我回过头,只见那机械怪物的身体冲进别墅,挥拳乱打,墙壁例塌下来,将它埋没掉。

我从地上拾起若梅的铱金脑袋,把它楼在怀里。我将自己最爱的人杀死了!

我低下头来望望它,只见它双眼紧闭,嘴角露出安祥的微笑,这脑子死了,我把若梅杀死了。

我绝望地坐在地上,抱着那个头颅,我心想,我杀死了若梅。我自己活下去还有甚么意思呢?

这时,高达已带着其他人乘车赶到现场,他走到我身边,把手搭在我的肩头,安慰道:“我没有甚么话安慰你,我很了解你的心情,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也是我们都不希望的。”

我忧愁地抬起头来说:“是我亲手杀死了她啊!”

大波反驳道:“错了,她不是你杀死的,是刘野杀死的,在你杀她时,她早已死了。”

我摇摇头:“不,刘野控制了她,但她仍是若梅,是我将她击杀的。”

若兰从我怀中,将若梅的头拿走,她不愿我再这样自责自怨:“你在胡言乱语,当刘野将她的头移植到机械怪物身上时,她早已死了。”

我长长地叹了口气,说道:“你安慰我也是没有用的,我自己心里很清楚,是我亲手将她的头砍下来的。”

若兰摇着头说:“你这么肯定吗?也许你只是把她打晕罢了,难道一个铱金脑袋这么容易就死亡吗?你看,她的眼皮在动呢!”

我扑前去、果然、我看到若梅的眼皮在微微抖动、我将头接过来,捧在面前。

若梅吃力地睁开了眼睛、她有点窘惑地望着我,像在竭力回忆甚么似的。过了一会,她长长地叹了口气,又无力地闭上了双眼。

苦兰胜利地叫道:“你看,她还活着啊!你这傻瓜。尽在自责自怨,还不赶快把她安回她原来的躯体去!”

我抱着那头,向别墅跑去,终于在一间房间里,找到了她的身体。

我小心地把头安装回身体,接通了线路。这时、若梅睁开了双眼、她一见我,就微笑着说:“我爱你,我并没有死。”

刘野坠崖死了,黄百乐也被逮捕,他供出了整个事情的真相。

案是破了,可是爸爸和小波却不能像若梅一样死而复苏,这使我们都陷入了悲伤之中。

我对大波说:“大哥,爸爸和小波实在死得冤,这全怪我没有保护好他们。”

他说:“这又怎么能怪你呢?新法西斯党都是些杀人不眨眼的魔鬼,他们为了达到他们的目的,是不择手段的。凡是不肯屈从他们的人,他们都会加以消灭。再说,当时你已被打得支离破碎,连自己也差点没命了,怎么能说你保护不力呢?快别这样自怨自艾,应该振作起来,爸爸生前曾讲过,要发展机械人,要创造机械人和人类合作的社会,我们还是很多工作要做啊!”

我道:“谢谢你不怪责我,可是我觉得对不起他们,小波还年纪那么小,若是能让他活着该多好!”

大波的眼睛湿了,他把头拧到一边,低声说:“是啊,这小淘气……我很爱他!”

他摇了摇头,抬起头,望着我的眼睛,很严肃地问我:“今后你打算怎么办?”

我说:“高达曾要求我参加国际刑警,我想答应他,当一个国际刑答,我将能继续同新法西斯党搏斗。”

“难道你不想按照爸爸的意愿,创造更多的机械人吗?”

“大哥,”我说,“要创造更多机械人的时机还未成熟,你看,我只制造了另一个女机械人,就已惹来了这么多麻烦,目前这社会还未成熟到能容许我们机械人生存呢!不过,将来我一定会完成爸爸的意愿的,但那将是未来的事了。目前当务之急,是同新法西斯党搏斗,拯救人类免被痛苦奴役,你认为对吗?”

高达听说我答应参加特警,自然十分高兴,他不只希望我参加,也希望若梅参加。

不过若梅由于刚把头安回身体,一时还未能适应,因为这跟关掉电路不一样,刘野将她的头取下来,安在机械怪物身上,现在再接回原来的身体,她像个四肢瘫痪的人一样,得经过一段时间重新训练,才能重新适应使用原来的躯体。我相信,这需要一段时间才能使她恢复原先的灵敏。

我花了很多时间,同大波一起研究,对若梅的身体进行改进,我得使她不只具有人一样的能力,而且为她安装上灵敏度极高的拾音系统,使她有敏锐的听觉;更为她安装红外线的视觉.使她能在黑暗中看到东西。这改装也花了我很多时间。

我很感谢若兰对她细心的照顾,她帮助若梅重新学习行路和手部的活动,使她慢慢能回复自如。

我对高达说:“若相得过一段日子才能回复过来,而且,得让她自己去探索、学会辨别是非真假。我想至少得要半年时间.她才能学习本领当个特警。”

高达道:“那么,好吧,若梅先留在家里.让大波和若兰照料她,你先参加国际刑警。”

“我还是原先的意见,只当临时雇员,我希望有更大的灵活性,不要把我绑死了。”

高达考虑了一阵,点头答应道:“你这想法有道理,也许你当临时特警比当正式特警更能发挥你的作用。你是个机械人,很可能你比特警更能有所作为,而且说不定将来你会找到更适合你生活的工作。”

于是。我又回到国际刑警,隶属于联合国总部直接领导。高达说:“我给你办好了手续,现在就有工作给你干、但你能舍得下若梅吗?”

我笑道:“别胡说八道,我们出发吧!”

高达和我乘车到机场,这次我们不是乘搭客机,而是在一个机库旁的停机坪,乘搭一架喷气的直升飞机。

驾驶员是个年轻人,我们上机后’,一系上安全带,直升飞机就离开了地面,升上天空。

我问:“现在我们到甚么地方去?”

高达道:“到一艘航空母舰去。”

“哦?”我觉得奇怪,“为甚么?”

他摇了摇头:“到了你就知道了、我今早才接到通知,要我们立刻到那艘军舰去的,我也不知道要我们于甚么呢。”

直升飞机报快就离开了陆地,在大海上空飞行,我计算出,这是在太平洋上。

从直升飞机的窗口,已可以看到在下边的海面有着几艘军舰,它们有属于美国的,也有属于俄国的,甚至也有中国的。

我们的直升飞机在一艘美国的航空母舰的甲板上降落。

机叶还未停止转动,就有几个海军军官向我们的飞机跑过来。

高达和我甫下飞机,那几名军官就迎上来,大声说:“请快到舰桥去,司令员在等着你们呢!”

高达向我打了个眼色,我明白他的意思,虽然他没有说出来,那是:“你看,一定是很紧急的事!”

我们跟随那儿名军官走上舰桥去。

我们到了舰桥,看见海军司令,他由头到脚地打量了我们两个一番,脸上露出不信任的神色,问道:“你们就是国际刑警总部推荐来的人吗?”

高达拿出证件。

司令皱起眉头地看了又看,问道:“你们真的是国际刑警吗?完全不如我想像的样子。”

我忍不住问道:“司令先生,那么你认为我们应该像甚么样子才对呢?”

他摇摇头:瞪了我一眼,说道:“我心目中你们应该是高大威猛,虽不是三头六臂,也至少应该像舒华辛力加或史泰龙,想不到不如见面,你们竟是两个还不及我高大的黄种人,我担心你们能否完成这次任务。”

我冷笑道:“你认为黄种人就不及白种人吗?司令先生,我看你这种种族偏见已落后得很了,如果你认为我们没有能力,那很简单,请你另找高明吧。”

高达拉了拉我的衣袖,低声说:“你不必同他争,这种偏见由来已久,让我们拿出真本领让他口服心服好了。”

司令耸耸肩头道:“要是我能另外找得到人,就不会向联合国特警总部要人了。好吧,既然他们派你们来。就姑且让你们试一试好了,你们两个跟我来吧。”‘他把我们带进舰中的一间会议室,走进去时.我立即看出,围坐在海图前,有六七个穿着不同军服的高级军官,他们是在附近停泊着的几个不同国家的舰只的指挥官。

美国海军司令低声同那几个军官商谈了一阵,然后对我们说:“好吧,请你们上前来,在这海图上,你看到在上面新用红色笔圈着的地方吗?过去这儿是些珊瑚礁,但是在三天之前,这儿突然出现了一个海岛,对了,就是那圈中画出来的岛屿。”

高达看了一下海图,说:“这地方过去没有岛屿?那这个岛怎么会突然出现?”

海军司令皱着眉头说:“大概你有听过幽灵岛的传说吧?”

“幽灵岛?”

“就是地壳某处突然升起,在海上出现一个岛屿,但一段时间后,它又突然沉没进海底,所以叫幽灵岛。”

“那么这岛是幽灵岛吗?”

“不是,在这岛上有着十分奇怪的建筑物,像是个巨大的堡垒。显然是有人在里面。如果是幽灵岛,那只是升出水面的海底,决不会有人工的保垒,而且这堡垒是建造得十分坚固的,它不可能是个幽灵岛。”

“会有谁在太平洋中心建这么一个堡垒?”

“我们的军舰首先发现这个岛,最初以为是别的国家偷偷在这儿建造堡垒,于是我们照会太平洋地区的各国,各国都加以否认,并都派出了军舰来同我们会合,一起去研究如何处置这问题。”

我插嘴说:“如果各位坐在一块商量,那就不会有甚么领土的争议了。”

司令摇头:

“我们并没有谁要认这个岛,根本就没有甚么领土的纠纷。但大家都否认曾在这岛上建筑这古怪的堡垒。问题也就在这儿了。”

我说:“那么你们就派人上岸去,同对方联络了,对吗?”

“对,我们向它发出信号,没有回应;我们希望用电讯同它联络,也没有回应。于是,我们派了一支先遣部队上岸去。他们去了再没有回来,也失去了同他们的通讯联络。所以,我们几个国家的军官坐在一起,正在研究对策。我们要联合国派人来协助我们,于是你们就被派来了。”

高达问:“你们打算怎样?要我们去进行侦察吗?”

“对,不过,我先得交代清楚,按照目前我们几个国家的军事力量,是应该有能力将这堡垒摧毁的。”

“那不更加简单了?”

“不,不那么简单,我们曾向它发射过导弹,但堡垒却一点也没被炸坏,导弹击中它时,只是爆炸,但堡垒却丝毫无损,连一点痕迹也没留下,也不知是用甚么材料制造的。”

这时俄国远东舰队司令插嘴说:“我们也派了飞机去投弹,结果也一样。”

美国海军司令接着说:“其他国家的军舰也都对它进行过轰击,结果……连一块碎片也没能从这堡垒炸下来,这堡垒似乎是不可摧毁的,你们想想,它会是甚么?”

高达有点玩世不恭地说:“那么,它可能不是我们地球的东西,一定是天外来客?”

这次轮到我扯扯高达的衣袖了,我说:“我们先不要下结论。”我问那群军官:“那么你们的意见呢?你们认为它是天外来客吗?”

俄国司令咆哮道:“甚么天外来客?这不可能的!”

我说:“你们认为它们是甚么?”

“不知道.我们不知道,”中国海军司令说。“不过可以肯定,在这海域建造这么一个奇怪的基地,将是对准了整个太平洋地区、威胁着各国的安全,”高达点点头:“联合回也有监于此,派我们来的。好了,你们要我们怎么办?”

“上岸去、弄清楚是怎么回事。”

我说:“好,我们尽力而为吧。”

所有军官都用怀疑的月光望着我们,好像说:这两个人口气好大,难道他们真的有本事完成这使命吗?

海军司令耸耸肩头,对其他各国军官说:“我认为在他们行动之前,我们有必要作最后的尝试,对这岛发动一次大规模的海陆空配合的攻击,我相信这会比甚么都更有效。”

其他国家也都赞同,于是他们商讨攻击的计划。我和高达离开了会议室,走到舰桥,从舰桥往外望,可以望到在五里外的那个神秘的岛和古怪的堡垒,我不必用望远镜、就能将五里外的情景拉作近镜,进行仔细观察。

那堡垒像一个倒转的大碗,外表是铜青色的,从海上望去,看不出它有门或窗,也看不到有甚么地方可以通过堡垒去。

突然,舰上响起了作战警报,飞机一架接一架升空而起,四周的军舰都竖起炮架,将巨炮对准那海岛,很多艘登陆艇开始向海岛驶去。我知道最后进攻开始了。

“轰,轰”,炮火声响个不停,飞机在堡垒上空盘旋,发射火箭及投射飞弹,顿时间,堡垒上不断升起爆炸的火光。但我看得出所有炸弹都在堡垒的外壳上炸开,根本没有将那外壳炸出一道裂缝。

登陆艇一靠岸,海军陆战队首先登陆,接着是豹型坦克,他们很快就形成了对堡垒的包围。这时从海上和空中的攻击停止了,以便从陆上进攻。

陆上的进攻分三个攻击波,首先是坦克,接着是陆战队,最后是突击部队。坦克在离开堡垒不到一百米的地方,突然全部停了下来,第二波进攻的陆战队的士兵跟着像秋风扫落叶般倒了下来,第三波的突击部队不敢再往前冲,一股令他们心胆俱裂的恐怖感使他们溃退下来了。

海陆空全面进攻就这样迅速结束。我们看完后,走回会议室,看到所有军官都铁青着面孔,垂头丧气。

军官们抬起头来,望向我们,海军司令说:“进攻完全失败了,要是能炸出一道缺口,就可以强攻进去,但现在连坦克也不能动弹,士兵像中了催眠毒气一样,失去了知觉。我们看来只有出动核弹来轰击它了。”

高达反对道:“不,不能使用核弹!”

“那么难道要我们竖起白旗投降吗?我们如果没有办法战胜,对方就会发动进攻,用不了一个月,全球就会被对方征服。”

我说:“还有一个办法。”

“甚么办法?”‘

“让我设法潜入堡垒去,堡垒最好是从内面破坏。”

“你潜进去?连一道缝都没有,你怎样能潜进去?”

“我相信一定有办法的,给我时间考虑一下吧,我希望在今天晚上能设法混进敌人的堡垒去。”

我说完走到甲板上,望着太阳沉下大海,夜色很快就降临,那海岛笼罩在一片黑暗中。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报告 | 返回顶部
最新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