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中心 我的书架

第二章(1 / 2)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是昨天那个男人!

他没去寻死!太好了!太好了!

他实在太好认,不但一头过肩乱发依然那么乱,连身上的衣服也跟昨天一模一样,泛黄白衬衫、连帽运动外套、棉袄。

「他喝了多少?」她问跟过来的芸子。

「很多,很多。」

「唉。」沐姗摇头叹气。

何苦来哉把自己喝成这样?是因为今天去办了离婚手续,所以才来借酒浇愁的吧?

当年她爸爸办完离婚手续时,也是连喝了好几天,陆续又昏昏沉沉的连喝了一个月的闷酒,喝到差点酒精中毒才慢慢的站起来。

她可以体会那种痛苦,一定是苦到了极点,闷到了极致才会不惜把自己灌醉,所谓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啊……

「柏姐,你……你哭了啊?」芸子看到老板的眼眶红了,有点吓到。「其实没必要担心成这样啦,这种情况很好处理,叫阿泰、阿辉把他抬出去丢在门口,不然报警也行,没必要哭啊。」

沐姗秀眉一皱。

「你在胡说什么?这附近常有流浪狗,怎么可以把他丢在门口?」她吸了吸鼻子。「他已经够可怜的了,如果醒来还发现自己被狗咬,他会有什么心情,你知道吗?」

察言观色,芸子小心翼翼地问道:「柏姐,你认识他哦?」

她这才发现,老板看那个人的眼光是那么悲怜。

「不算认识,也不算不认识。」沐姗断然做了个决定。「叫阿泰他们把他抬到我的休息室。」

「好的,柏姐。」芸子领命去了。

沐姗同情不已的凝视着沉睡的男人,连在睡梦中也紧紧蹙着眉心,让她有股想抚平他眉宇的冲动。

唉,可怜的男人,今晚就在这里好好睡吧,天无绝人之路,你要振作啊!

辜壹祺浑身不舒服的醒了过来,除了新婚之夜,这是他人生中第二次喝醉。

这是什么地方?

空间很小,视线所及有张办公桌,有电脑,有个摆满文件的档案柜,墙上有张大白板,上面密密麻麻的写满了字,而他睡在一张沙发床上,身上还盖了被子。

这是哪里?他被关起来了吗?

恶灵古堡里,保护伞公司的研究设备位於废弃的内华达广播电台塔楼底下,难道这里也是某个地下生化实验室的秘密基地?

这想法让他立即掀开被子夺门而出!

房间外面是黑暗冰冷的走道,他微微一愣。

这到底是什么地方?

他快步往下走,尽头,伸手不见五指,他心跳剧烈,凭直觉摸到墙壁上的开关,鼓起勇气按下去——

地灯全亮了。

他的脸色……顿时……更白了。

眼前是一个不见天日的大厨房,全套的不钢材质,空气中飘荡着冷冷的味道,那些大型冷冻柜让他脚底蓦地发麻。

现在,已经不是恶灵古堡可以解决了,夺魂锯、索命麻醉、人肉猎杀、人皮活剥……恐怖电影的情节一幕幕出现在他眼前,让他眼前一花。

他苍白着脸往回走,感觉自己呼吸困难、心跳微弱,步履无力。

能不能走到光明处还是个未知数,他是不是要在此断送性命了?

到底是什么人把他绑来这里?他们打算向他家人勒索多少赎金?就算付了赎金,他们依然会把他撕票吧?

想到撕票,他越走越快!

走到尽头,穿过深蓝布质门帘,他错愕的发现自己在一间日式风味极为浓厚的居酒屋里,淡淡光线从紧闭的窗户透进来。

这……这是什么样的一间居酒屋?是消失的居酒屋?还是废弃的居酒屋?抑或者,外面全是染上病毒的食人殭尸?

看清自己所在之地并没有消弭他的不安,更多光怪陆离的忐忑接踵而来……

就在此时,落地玻璃门外的铁门缓缓升起……

他吓了一跳,以为将永生囚禁他的铁门开了。

他心跳剧烈的瞪着缓升的铁门。

外面有什么?

是什么人要进来?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报告 | 返回顶部
最新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