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中心 我的书架

6、汽车后座时代(1 / 2)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一个盛阳耗尽的英雄与膜拜时代真的偃旗息鼓了,p城夜晚的街头摇晃着和平休闲甚至慵慵懒懒的人影,到处霓虹闪烁,浓妆艳抹,歌舞升平。这个城市在昔日断壁残垣的废墟之上,摇摇晃晃艰难地站立起来,完全变成了一个新的模样,它的身上散发着一股特殊的多重性的霉腐与鲜嫩的混合气味。

如果你是一位出色的鉴别家,你就会拂开p城上空浮动弥漫的虚华颓废气息,拨掉覆盖在它身体表层那股铜臭与冷漠的外衣,看到它内层深处的一个真正良性的雏形状态和秩序正在蹒跚起步。

一个多么巨大而复杂的婴儿!

林子梵和维伊携着手走出bl大厦剧场的时候,大堂里的高挂的壁钟时针正好指向十点十分。林子梵望了时钟一眼,就牵着维伊融进了这样一个城市中。

林子梵对于十点十分这个时间,拥有一丝莫名的好感。他每天在街上乱走或者晚间在电视上,时常看到一个奇妙的现象,世界上不管是什么牌子的钟表,在广告中表针大都指向十点十分。

在今日这样一个充分强调个性的世界,为何钟表的广告如此千篇一律呢?

林子梵曾经在一天晚上颇为当个事情似的询问过无所不知的博士王。

博士王想了想,说,你想想看,晚间十点十分,对于全世界的第二天要起床上班的广大劳动人民来说,都是上床歇息的时刻了,上床之后、临睡之前会做什么呢?在体内酝酿积蓄了一整天的生命之醇酒的荷尔蒙,在这个性感的时刻已经迂回到爆发的边缘,一个多么龙飞凤舞的关头!一个荡气销魂的时刻!

后来,林子梵在一则美国的钟表广告中看到另外一个说法:上午十点十分,一天的新起点,呈“v”字形,热烈、向上、包容,如同一个人张开双臂的拥抱状,胜利的时刻。

此刻,林子梵对于走出bl大厦时正好踩在十点十分这个点上,心中颇有一股莫名的惬意,仿佛预示着什么好兆头。

他们走在p城的临近夏末的街上,五彩缤纷美妙变换的光柱在行人的身体上闪烁滚动。

林子梵侧过头专注地看着维伊,一块青蓝的光斑正好落在她的脸孔上,那散碎的青蓝色如同一粒粒冰渣,把她的脸颊装饰得极为冷艳,楚楚动人。从冷气放得很足的大厦里走出来的维伊,这会儿已脱掉了外衣,他看到她里边的内衣星星挂挂,零零落落,挎梁小背心衬托出她肩臂与胸乳的浑圆,几朵明黄的向日葵洒落在她颠颠颤颤的拒绝了乳罩背心的rx房上边,那是凡·高的欲火燃烧、花叶如风的颜色,那是喜爱着向日葵的在畸艳中热烈地断送了自己的王尔德的颜色。

有一股火苗似的气息在林子梵的喉咙里窜跳,他被这种感觉弄得有些急促慌张起来。他用力握住维伊的手指,情不自禁地往四周黑暗的胡同口里边东张西望。他张望的时候,发现维伊似乎也在四处张望。

他们心领神会地捏了捏手。

路边阴影里的木椅石凳或有遮拦的地方,都已被各色各样的情侣们占据了。

维伊说,“我们上车吧。”

林子梵就牵着维伊停候到马路边上,望着穿梭往去的“的士”招手。

也许是近年来p城人的生物钟都推迟了,晚上十点多钟,这座城市仿佛才刚刚苏醒,它的血液——人群和经络——马路才蠢蠢欲动起来。

林子梵望着一辆辆载着乘客的“的士”从面前呼啸而过,胸中有点着急,就不管是否亮着“空车”牌子,冲着各种车子胡乱地招手。

“急什么嘛,还早呢。”维伊说。

林子梵放下一直扬着舞动的手臂,叹了口气,“怎么都这么忙?”

“当然啦,”维伊略带嘲讽地说,“今天若不是有吉拉尔德·艾科诺莫斯先生夹在我们中间,我才不肯出来呢。”

“怎么会!”林子梵一边这么说着,一边想起自己险些由于那天雨中的决断而与维伊失之交臂。他像重新捡回了宝贝似的,用力拉紧维伊的手。

“像你这种忙累于功名、很看重自己诗人身份的男人,”维伊抚了抚被眼前奔跑的汽车带起的风弄乱的头发,“将来只好到天上恋爱去了。”

“什么意思?”林子梵望了望她那习惯于嘲讽的撇向一边的嘴唇。

“你没听说过吗,世界上许多国家的首脑要人,都是在天上开始恋爱的。”

“天上?”

“是啊。他们平时在地面上太繁忙了,以至于忘记了自己的性别,也忽略了他们身边那些女人们的性别。只有当他们从这个国家飞往那个国家、从这个城市飞往那个城市的间歇,在七千米高空的飞机上,才有闲暇儿女情长。”

“别这么苛刻好不好?”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报告 | 返回顶部
最新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