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中心 我的书架

7、做大师(1 / 2)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林子梵在白天的大部分时光里,依然过着他清教徒似的面壁省身的“圣诗”般的生活,心里头依旧是天高云淡,风清气爽,清瘦俊逸的身躯松散地倚靠在书桌前宽硕的黑色转椅里,透出一股伟岸的宁静和对世俗的淡泊。

但是,那躯体的松散绝不是通常我们所见到的那一种慵懒,那水一样流畅而放松的线条内部,却绷紧着一根看不见的弦,这根看不见的弦气韵充沛,锋利尖锐。它隐匿在血管内部,只有在他认为关键紧要的事物上,它才会亮出它的具有致命杀伤力的光泽。

林子梵觉得与其磨磨蹭蹭、平平凡凡一步步地去贴近辉煌的生命顶峰,莫如暴烈地冲刺甚至殉身来得更容易一些。

所以,白天他总是像个从不懈怠、克尽厥责的学生,用功地写写划划,眺望记忆中的某一件事,或者预感未来可能相遇的一个什么人、一株木棉树、一根闲晃的青草,他试图从这些事物的形状、纹路、质感、气味中挖掘出诗性的哲学的什么,让自己手下的每一个句子都像风中火苗一样窜跳,让每一个字词都熠熠闪亮。他所要做到的就是他在明晰思维中写下的模糊不清的句子,都沾满神奇的魔力,如同《红楼梦》一样流传到遥远的年代,流芳百世,永不泯灭。他小心翼翼地做着这样一件倍加“一不小心”的事情,他极为赞同那位遥远的阿根廷先生博尔赫斯的话,一切疏忽都经过深思熟虑,一切邂逅相遇都是事先约定,一切失败都是神秘的胜利,一切死亡都是自尽。他听任每一天的时光在他的书桌上从清晨到傍晚渐渐老去。

白天他除了专注地做这件事,其他的事情都会使他不耐烦。

林子梵懂得日常生活中应该忽略掉什么。一个不懂得该忽略什么的人,怎么可能懂得应抓住什么!

他也依然是一个孝子,除了他的叛逆性的秃头表达了他精神本质的内涵之外,他平常依旧是一个沉默不语、和蔼懂事的好青年。

有一天,他从书摊上看到一位西班牙作家写的书,这本书专门是讨论大师应该娶什么样的女人为妻的话题,这个话题吸引了林子梵的兴趣。

坦白地说,林子梵已经很久没有认真读书摊上那些被“炒”得像“爱情”一样泛滥成灾的书籍了,虽然他一直像那些难以戒毒的人一样难以戒掉他的购书癖。他认为现在许多书籍出版的目的,就是为了增添以收购废品破烂为业的人的收入,这种书籍就是为了让人阅读之后什么也没记住,连为老年痴呆症病人操练脑筋的用途也起不到。

林子梵的房间里有一个很大的竹筐,专门用来堆放洒满铅字的纸张书本一类的废料,他几乎每一天都会像投篮似的投进去一两本书籍和一堆当日的报刊,那些书籍报刊从他的手上,沿着一个漂亮、流畅、潇洒的抛物线,总能准确无误地飞落竹筐中。

这个动作操作得久了,没想到也成为一项技能。

在夜晚的酒吧娱乐中,经常是几个人以投飞标的战绩来决定谁承担付款,每每林子梵总是轻而易举就获得最高环数,这为他省了不少钱。别人曾问过他是什么时候偷偷摸摸练出来的,他轻轻一笑,只字不提,神秘兮兮的样子。

酒吧里省下来的钱,他继续用来购买各种各样的书籍和报刊,然后继续大搞“投篮运动”。

“投篮运动”的成果,自然是使得大楼里的电梯师傅、清洁工、传达室的老大爷以及居委会大妈,统统变成了“知识分子”,他们的家里也和林子梵的家里一样堆满了书籍。

有时候,他想,政府应当为他颁发“义务普及教育”奖。

林子梵这一天所以能把书摊上的那位西班牙先生写的书读下去,与维伊忽然地闯入了他的视线有关。

那一天汽车后座一幕,虽然当时情势急迫得不可遏止,大有宁可事后天塌地陷也非此一举不行的架势。但事毕后,林子梵的心里忽然就空洞了,仿佛他内心里对维伊所有微妙的感觉和浓浓的爱意,都随着他身体里那一股蕴积很久的热流的喷薄而出而升华消逝,同时,伴随那滂沱热流的涌出,也从他的身体里带走了一股闪亮的自由的气息,这感觉使他有些怅然。

他不明白,自己怎么会这样来也匆匆,去也匆匆,难道自己像那种下流的玩弄女性的男人吗?他一向认为自己是高雅圣洁一儒生,一个可以为纯洁爱情的永恒而献身的烈性男儿。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报告 | 返回顶部
最新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