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中心 我的书架

第一章(1 / 2)

(快捷键←)[没有了]  [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第一章】

慕清兮牵起被子一角,贪婪地嗅着那久违而熟悉的玫瑰花香气,许多年没有闻过如此醇厚而清新的玫瑰香了,犹记得只有京城「咏香斋」的玫瑰丸子才能熏出这样的好香来,最盛时一丸难求,慕清兮低叹一声,难道真是到了弥留之际?居然想起了尘封的往事。

「夫人,您快去求求国公爷吧,奴婢看国公爷这次是真生气了。」耳畔熟悉又陌生的声音让慕清兮觉得诧异,那所谓的「夫人」又是个什麽夫人,慕清兮猛地睁开眼,「蒹葭?」

「夫人这是怎麽了?」蒹葭一脸诧异地望着慕清兮,弄不清怎麽夫人一脸吃惊的模样。

「你是蒹葭?」慕清兮有些不敢相信地望着蒹葭,蒹葭更加诧异,看着慕清兮额头上的伤口,心想莫不是撞坏了脑袋,更是焦急起来,「白露,赶紧去请王太医来,就说夫人醒了,可是头……头还有些疼。」蒹葭自然是不敢说慕清兮撞坏了脑子。

慕清兮起身跌跌撞撞地来到妆镜前,镜里的容颜娇嫩鲜艳,清新得彷佛清晨牡丹花上的露珠,并非那个被粗鲁的汉子打得体无完肤的憔悴焦黄的女人。

慕清兮抬头四顾,烟霞金彩轻容纱的帐子、玫瑰紫妆花缎锦被、金透雕缠枝牡丹香熏球、大食国水银琉璃梳妆镜、珐琅彩地火盆、金丝芙蓉纱外罩花彩缤纷的月洞门落地帘子,慕清兮随手打开妆镜台左边第二层中间的小抽屉,那里是她还在齐国公府时惯常放历书的地方,洒金云纹笺搁在历书中的九月初二日,历书上明白写着「辛丑年」,慕清兮的眼泪忍不住滴落在历书上,这一年她还是慕清兮,高贵显赫十五年华的齐国公夫人,而不是被继母再嫁他乡受尽凌辱的妇人。

「夫人,您倒是别光顾着掉泪啊,听说国公爷已经派人去了慈恩寺。」蒹葭这丫头俨然比慕清兮还着急。

慕清兮听得「慈恩寺」三字,手一抖,历书便落在了地上。

慈恩寺虽名慈恩,可同「慈」与「恩」半点也扯不上关系,慕清兮只记得那里的冰冷与黑暗,那寺庙是豪戚贵族家不宜休离的下堂妇人安身之处,暗地里昏淫荒唐,那主持惠真师太更是有「磨镜」之好,慕清兮哪里受得了这等肮脏之处,好不容易寻了空子让蒹葭去求自己父兄,可是从此蒹葭音讯茫然。

後来慕清兮的父兄见国公府不闻不问,倒来将慕清兮接回了家去,不料并非他们欲续亲情,却是她那继母收了钱,背地里将她重新许人,那人吃喝嫖赌无所不来,无钱时就对她拳打脚踢,生生流掉了两个成型男胎,那时候慕清兮才知道,所谓的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是何种悲哀,哪曾预料到侯门贵女能堕落如斯。

思及此,慕清兮赶紧摇摇头,不管眼前的美景是梦是真,她都贪恋於此,不想回忆那许许多多的不堪,不管怎样,「慈恩寺」三字都提醒了慕清兮此时是何时,为何齐国公丰琉会送自己去慈恩寺,从此夫妻义绝。

「蒹葭伺候我梳洗。」慕清兮抹了抹自己脸上的泪珠,「我去见国公爷。」蒹葭闻言自然依从,选了袭艳丽的衣衫要伺候慕清兮穿,却被她阻止,再世为人慕清兮才能冷眼看清楚,当初的自己是何等的不谙世事、任性妄为,以为她就该是每个人心尖上的肉,半分违逆不得,这等时候蒹葭还让她衣着艳丽,企图去打动齐国公,也不知道她当年怎麽就那般偏信这丫头。

慕清兮挑了袭素色薄缎的衣裙,不施粉黛,眼圈也任由红着,撇开蒹葭、白露,只领了两个小丫头去了丰琉的「四并居」。

看门的小厮抱歉地看着慕清兮,只说国公爷吩咐谁也不见,慕清兮摸了摸自己头上包着白布的地方,这伤的来历她还记得,是丰琉当面质问自己,是不是在商若雯临盆的时候动了手脚时,自己矢口否认,还破口大骂丰琉贪慕自己的弟媳妇,他愤怒推开自己时,自己撞在门上受的伤。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报告 | 返回顶部
最新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