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中心 我的书架

第二章(1 / 2)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慕清兮一进太夫人起居的地方,就感觉出了异於往日之处,太夫人年纪大了就喜欢热闹,像今日这般冷清还是少有的,慕清兮一进去,就见太夫人冷着脸端坐在榻上,一丝眼光都吝於给她,她也不说话,低着头挨到太夫人跟前,坐在太夫人面前的脚踏上,将头埋在太夫人的腿上磨蹭,太夫人先前还一直闪躲着,可是扭不过慕清兮,後来也就任由她了。

两个人这样久久地坐着,慕清兮的肩膀因为默默流泪而抽搐,久了太夫人也跟着掉泪,「以後慕清兮不能在娘跟前孝顺了。」慕清兮抱着太夫人的腿低声道:「其实以前也不孝顺,总是气您。」

「你这孩子……」太夫人再也绷不住脸,可转眼又冷了脸,「出了这种事,我也管不了了,你以後自求多福吧。」慕清兮站起身,理了理衣衫,恭恭敬敬跪下给太夫人磕了三个响头,这才退了下去,还没出院门,慕清兮就听见太夫人的哭声响起,如此一来比太夫人恨自己,还来得让慕清兮难受,也不知道当初是着了什麽魔,怎麽就变成了那样心狠手辣。

太夫人心里自然是难受的,自己姊姊唯一的孩子,如今她都保不住了,想到幼时姊姊的爱护,又忆及当年自己身为庶女,如果不是姊姊多方周全,她哪里能嫁入齐国公府,又如何能有如今的繁华?还有自己最後的无心之过,为姊姊带来的灭顶之灾,让慕清兮从落地就没见过她娘,思及此太夫人如何不心酸、心愧,最後又亲自去了一趟四并居。

从太夫人的上房出来,慕清兮直接去了四房的锦绣苑,如果说以前低下头求商若雯,是件对慕清兮比死还可怕的事情,如今对慕清兮来说却算不得什麽了。

慕清兮从锦绣苑出来的第二天,丰锦就亲自跟太夫人说了,商若雯难产并不关慕清兮的事,当然这并不意味着慕清兮真同那事没关系,只是一种态度的表达而已,丰琉知道後并没特别的表示,只是太夫人那边却深为怀疑,丰锦的性子她是最知道的,自己的小儿子,也是被自己从小宠大的,一点儿亏不肯吃的性子,何况是这种事情,他不将慕清兮的所作所为闹着交给官府都算他识大体了。

奈何太夫人想单独找慕清兮说话却不能,因着第二日慕清兮就大病了一场,血色失调、面色焦黄,任谁看了都知道是病严重了,所以这层疑虑太夫人一时也问不出原因。

虽则四房说了那样的话,慕清兮逃了去慈恩寺的命运,却也不能不另外受罚,见她病情好转,丰琉就让太夫人为慕清兮请了两个极为严厉的管教嬷嬷,让她好好在兰薰院学规矩,无事绝不许出院子,自然也不再让她管家,对於学规矩这件事,太夫人也是支持的,她对慕清兮从来就狠不下心,所以慕清兮的规矩一向是不怎麽好,只是没想到她的心性居然也被自己宠坏了,所以想藉着这次的事也好好管束慕清兮,只盼她年轻还能改过。

如今请来的王嬷嬷和李嬷嬷极其严厉,言语间彷佛从没将慕清兮同国公夫人等同起来看,只言片语里也曾表示过,就慕清兮这规矩别说是国公夫人,就是嫁个七品芝麻官都不够格,慕清兮此後的吃穿用行,无一不经过这两人的调教,她若不服,轻则罚禁食,重则请戒尺都是有的。

太夫人彷佛也狠了心,只让慕清兮每月初一、十五去请安,其余之间都得留在兰薰院学规矩,对两个嬷嬷的严厉从没说过半句错,慕清兮自然就服软了。

到了来年四月里,太夫人见慕清兮行事说话都有了规矩,再无骄矜二气,心下甚为满意,又见她素来红彤彤而丰腴的脸颊,如今变得又白又瘦,心里自然心疼,便免了慕清兮的禁足,如今走动多了,加之蒹葭又会说话,将慕清兮这半年来所受之苦,彷佛不经意间就说给了太夫人听,虽然都是太夫人自己首肯的,可她从小舍不得动她半分的孩子又是挨饿、又是挨打,太夫人心里怎会好受,没过多久就好言另外为王、李二位嬷嬷推荐了东家。

「虽说王、李二位嬷嬷走了,你学的规矩可不许废了。」太夫人还是不放心慕清兮。

「这是自然不敢忘的。」慕清兮揽着太夫人撒娇。

「还说不敢,你现在就没个规矩。」太夫人掰了掰慕清兮的手。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报告 | 返回顶部
最新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