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中心 我的书架

第四章(1 / 2)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想至此,慕清兮又惊又惧,那泪珠子如何忍得住,盈盈然上了睫毛,琳琅见她这样,赶紧道:「虽然是国公爷送到太夫人那边的东西,可是您看这颜色,哪里是太夫人喜欢的,都是夫人这般年纪穿的,自然是国公爷给夫人准备的。」可是越是这样,慕清兮的泪珠子就掉得越凶。

恰此时,丰琉到了兰薰院,从透明的玻璃窗外看到的正是慕清兮对着那桌子布匹掉眼泪,神色凄清,玫瑰花瓣似的小脸委屈得彷佛刚承过露珠,凄凄中别有一股子妩媚颜色,丰琉一时看愣了,慕清兮素来长得明丽娇妍,让人一见就是扑面而来的夺目璀璨,谁第一次见她都要被她美色所憾,这样的容色让人觉得她天生就该被捧着、被宠着,如今那娇贵中添了楚楚之风,便彷佛牡丹承露、玫瑰滴雨一般,让人更生怜惜之情。

楚楚可怜的女子彷佛商若雯那般,梨花带雨自然让人心怜,可若要说谁最让人怜惜,还是那素日被人捧得高高的牡丹,一旦承露,你就担心她雨打花落,最是容不得半点雨丝儿去欺凌她,丰琉看在眼里,心悄然就软了,他到南方办事的大半年,太夫人也数次去信说给慕清兮请的教养嬷嬷是如何严厉,说她的规矩大有好转,丰琉的气随着时间的流逝自然慢慢消散,他又想着这孩子从小就被自己宠着,小时候还为她换过尿布,宠出如今这坏脾气,都怪自己没有好好管教,想到此处,丰琉还从没想到过自己的不妥,哪有丈夫是用这种想法对待妻子的,他待慕清兮便彷佛父亲对待女儿一般,面冷心热,表面上虽然疏远,可内心里对她比谁都上心,只想着怎麽管教好她,就差说她如此这般坏脾气,以後长大了如何嫁人之类的荒唐言语了。

其实这也怪不得丰琉,那慕清兮从小就失了母亲,父亲另娶,太夫人怕她继母对她不好,便时常将她接到府中,丰琉那时年幼,还没有养成如今这样清冷的性子,见慕清兮玉雪可爱,对她颇为喜爱,慕清兮尿他一身也不生气,还亲自给她换尿布,至他渐渐长大,府里的担子都压在他的肩上,越发将他培养得男子气,只觉得照顾家里人是他的责任,慕清兮自然就纳入了他的羽翼,慕清兮又满身是长不大的孩子气,他看着她慢慢长大,越发让丰琉不自觉将慕清兮当成了女儿一般在养。

当初太夫人要将慕清兮许给丰琉的时候,他也曾皱过眉头,可是那时候慕清兮已经骄纵不堪,他怕她嫁出去受委屈,也就点了头,一时间「小女儿」变成妻子,他如何转换得了角色,对慕清兮也就不知该怎麽对待,这才放任她越来越骄横。

丰琉整理了一下思绪,这才抬脚往正屋去,门口早有丫头打起帘子请安,慕清兮闻声手忙脚乱地抹了抹眼泪,丰琉看着她泛红的眼圈和红彤彤的鼻尖,想起母亲私底下说的慕清兮的转变,只盼着她真能悔改,「怎麽,觉得委屈了?」丰琉冷冷地道,心里所想与口中所说真是差之千里。

慕清兮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虽然心里也知道做错事的都是自己,可是就是忍不住委屈,他怎麽就忍心把自己送到慈恩寺,放任自己受欺,从此不理不问,从那事上慕清兮也能看出丰琉对自己定然没什麽感情,如果不是为了太夫人,只怕他是断然不会这般忍耐自己的,想起前途的艰难,慕清兮的眼泪自然又忍不住了,默默地垂着。

素来发生一点儿小事,就要闹得惊天动地;受了一点儿委屈,都要弄得人人皆知的慕清兮,今儿却转了性子,一个劲儿地抹眼泪、一个劲儿地想忍住,可就是止不住,丰琉望着她,就知道还是个没长大的孩子,「说话呀,是不是觉得大家还该让着你、宠着你,你杀人放火别人都该搧风助火势是不是?」丰琉显然是个不会带孩子的人,以为大声喝阻就能让人不哭,哪知却适得其反。

从丰琉踏进门,屋子里的丫鬟就都自动自发地找了个差事,或者去隔壁借花样子、或者去灶房看沏茶的水开没有,溜得人影都没有了,只有琳琅还强撑着胆子,沏了一杯茶想送进去,哪知刚到门边就听到丰琉训斥慕清兮的话,吓得上齿咬下齿,茶盅碰得茶托咯当作响,她好不容易才将茶盅稳住送到丰琉的跟前,头也不敢抬一下。

丰琉大约也自觉是吓到丫头了,柔和了一点儿口气,「你下去吧。」琳琅如蒙大赦,慕清兮却瞪大了水光泛滥的眼睛看着琳琅,心里一万个请求她别走,琳琅心里暗道一声,夫人,奴婢对不起您,便风似地刮了出去。

丰琉看着慕清兮那双会说话的眼睛,忽然从心地泛出一丝笑意来,「过来,站那麽远我能吃了你吗?」慕清兮於是磨磨蹭蹭地挨过去。

「你如果还在以为自己委屈,那就是还没想透、想明,我看你还需要……」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报告 | 返回顶部
最新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