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中心 我的书架

第五章(1 / 2)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你倒是有些眼力。」丰琉道,慕清兮得意地笑笑,又兴高采烈地将一个三层带屉白漆彩绘西方仕女图的匣子打开,琳琅和她都以为还是首饰,哪知打开一看却是密密麻麻摆着的粉彩小瓷盒,琳琅不知道是什麽,慕清兮却惊呼了,这瓷盒正是金陵最有名的大明春出的各色胭脂和细粉,慕清兮将那盒子一一摆出,又揭开盖子,有红的膏子、紫的膏子、黄的膏子、白的膏子等等,各种颜色。

「这是画画的颜料吗?」琳琅好奇,慕清兮抿嘴笑道:「这是擦脸的胭脂。」

琳琅惊呼,「怎麽可能,谁把这紫颜色往脸上擦啊?」

慕清兮眼珠子转了转,「别不信,看我给你演示,你去把芹儿叫进来。」这芹儿是负责洒扫的粗使丫头,愣头愣脑、皮肤暗黄,不知道慕清兮叫自己做什麽,看了丰琉只觉得两脚发颤,慕清兮只让她坐下,从那紫檀匣子的第三层拿出一套笔具,将那紫粉、黄粉和了,用小圆棉布垫给芹儿的一边脸上色,又用细笔沾了紫粉涂抹在芹儿的一只眼睑上,末了在眼角点了些白色膏子,一番打扮下来,那芹儿的左边脸和右边脸判若两人,左边上了粉的脸白皙了许多,还自然光滑,看得琳琅咂舌。

丰琉在一旁看慕清兮得意洋洋的样子,嘴角翘起一丝微笑,却没人发现。

放下这些膏粉,慕清兮又从箱子里找出些胰皂,有桂花味的、玫瑰味的、素馨味的等等,还有柳丁等水果味的,慕清兮最是喜欢,拿在手里爱不释手,琳琅直道还是南方的东西精致,慕清兮随手将胰皂分别拣了两块赏给琳琅和璀璨,其他东西则让琳琅收好,心里欢喜无比,丰琉带回的东西都是她最喜欢的,只是想起他一个大男人,又素来冷肃,怎麽会懂买这些妇道人家的东西,慕清兮心里升起一丝危险感,便有些不好意思地理了理鬓发,在丰琉对面的炕沿坐下,「廷直哥哥送的这些东西可真好,不知道是谁给你打点的?」

丰琉见她正襟危坐的模样,只想发笑,想起这几个月里母亲的来信,屡次问他在南边有没有中意的人,如果有直接纳了,回了京自有她作主,又怕他在外没人照顾,让他好生挑两个颜色好的带在身边,丰琉只当是母亲恼了慕清兮,想着如今慕清兮再没人疼爱,心里又怜惜她,「苏州巡抚的如夫人打点的。」慕清兮一听这才放下心来,也没见丰琉从南边带人回来,心中更是安慰,一时又想起,与其让丰琉主动纳一个他喜欢的,还不如自己帮他物色、物色,也好拿捏。

到了冬月里,二夫人早早张罗起来年春衣的事情,她自知打理这一大家子的事务不容易,多少人等着挑剔她的错,到了腊月更是要张罗年节送礼、办席的事情,自然顾不上春衣,等开了春再准备就怕晚了,所以还不如提前准备起来。

琳琅告诉慕清兮今日云裳坊的掌柜要带着裁缝来量身的时候,慕清兮还有点儿反应不过来,「怎麽这麽早就做春衣了,还不知道明年有没有什麽新出的料子和样式呢。」

「二夫人大约是怕开了春来不及准备,到时候宫里有新鲜式样出来,咱们再新做两件就是了,这一大家子上上下下做一季的衣裳,就是交给针线坊也得一个来月,也难怪二夫人要提前准备。」琳琅替二夫人说着好话,慕清兮偏了偏头,也不再往下说,「往年不都是庆祥坊吗?」这个琳琅可就不知缘故了,便淡淡笑笑。

慕清兮从太夫人的上房回到兰薰院的时候,云裳坊的女掌柜已经带着两名裁缝恭候了,「夫人万福。」慕清兮见那掌柜一张素颜,头发收拾得十分光洁,整个人看起来乾乾净净,大约三十来岁,脸色笑容恭敬却不卑微,心下也就认可了这人,「等久了吗?」

「也是刚来,夫人屋子里养的水仙格外精神,花朵也大,不过最稀罕的还是这月份养出来的山茶居然这般娇艳,果然还是府上的花匠有功夫。」云裳坊的掌柜笑着道。

慕清兮见那黄掌柜会说话,脸上也带了笑容,往内室走去,既然是做春衣,自然是要脱了袄子量身段的,内室格外温暖些,所以这才让了她进去,黄掌柜是裁缝出身,亲自拿了量尺替慕清兮量身,见她脱了身上的袄子後,露出薄薄衣衫挡不住的前凸後翘来,嘴里忍不住道:「夫人好身段啊,俨然就是天生的衣服架子,穿什麽都好看。」慕清兮看着自己胀鼓鼓的胸脯红了红脸,比起其他人,她的胸脯确实丰满了些。

「我这儿有几个样子,夫人穿起来肯定格外好看。」黄掌柜将自己随身带的式样本子递给慕清兮,黄掌柜指了一袭交衽的春裙给慕清兮看。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报告 | 返回顶部
最新收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