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中心 我的书架

第二章 复活(1 / 2)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快捷键→)

1

这儿是土阿莫土群岛的马鲁特阿环礁岛,位于南太平洋辽阔的洋面上。按照史前人类所定并且至今还在使用的坐标系统,它位于南纬22.5度,西经135度。岛上有一个漂亮的岩洞,这在珊瑚礁岛上是比较罕见的。洞的出口隐在100米深的海平面之下,顺着暗黑色的巷道往前游,各种鱼儿在周围飞快地闪躲着,不时发生一次轻微的冲撞。然后,前边水域的颜色逐渐变淡,一丝怡人的蓝色慢慢渗进来,加强,最终充盈了整个水域。然后你就可以从水中探出脑袋,唿吸一口略带潮气的新鲜空气。

这是一个不大的岩洞,一缕阳光从上方一个小洞内射入,照亮了洞内的水面和五颜六色的洞壁。水面略呈圆形,方圆五六十米,或者按海豚的旧说法,有30个海豚那么长。这会儿,圆形水面几乎被海豚们布满了,当他们陆续抵达这里后,一个个迫不及待地冲出水面,用尾巴搅动着海水,把大半个身体露出水面,饶有兴趣地打量着洞内的一切。

这儿是“雷齐阿约”的停灵之地,也是海豚人和海人共同的圣地,一般是不允许无关人员进入的。海豚人和海人都不愿打扰雷齐阿约的宁静。

老族长索吉娅最后一个赶到,探出脑袋看看,她的族人已经到齐了。周围是族群中“阿姨族”的几位:40岁的索其格,35岁的索明苏,25岁的怀有身孕的索云泉,等等。“阿叔族”的几位照例聚在外圈,有岩天冬,岩奇平,以男人的目光平静地注视着这边。他们都是外来者,是阿姨族几位雌海豚共同的丈夫。当然,他们与这个族群没有血缘关系,岩奇平甚至不是飞旋海豚而是热带斑点海豚。族群的中心当然是青春女族,无论什么时候,她们总是海豚人注目的中心。而中心的中心是索朗月,今天的主角,一位24岁的漂亮雌海豚,她的女伴,16岁的索迪莱和索西西,咭咭喳喳地围着她,说着女孩子永远都说不完的话题。青春男族的盖吉克和盖利戈则一直在她们周围游动,努力博得索朗月姐姐的注意。而索朗月则一直默默无言,用外表的平静来掩盖内心的起伏。索吉娅知道,盖吉克和盖利戈一向与索朗月姐姐十分亲近,而且他们在一块儿相处的时间已经不长了。两位青春男族都快满16岁,按照海豚人的风俗,他们在16岁要举行“及笄”仪式,然后就会离开他们生长于斯的族群,永远不会再回来。虽然这会儿他们与索朗月亲密无间,但在离开族群之后,假若再与亲人相遇,他们会视若陌路之人。并不是他们薄情,这是由基因神力所决定的,是海豚不进行近亲婚配的保证。他们会参加到其它没有血缘关系的族群中,成为那里的阿叔族,与那里的雌海豚婚配。

当然最活跃的还是童族的小家伙们,这些未满10岁的孩子还没有自己的正式名字,不论雌雄都用乳名相称,阿虎,阿鹿,阿羊,阿犬……全是以人类(两条腿人类)所熟悉的动物命名。这是从女先祖覃良笛那儿传下来的习俗,也许女先祖是以此来寄托她的黍离之思?在那次灾变中,这些哺乳动物种族和人类一样,在几天之内全部灭绝了,如今它们只是海豚人从人类先祖那儿继承的空泛的概念。几位童族在小小的水池里发疯般地环游,溅得水花四起。有时他们会冲进阿姨族或阿叔族的圈子,冲进青春女族的圈子,用尖尖的吻部撞她们,甚至合力把索朗月抬起来,撂出水面,而那些大人或准大人们都宽容地对待他们的胡闹。

索吉娅今年64岁,这在海豚人中是罕见的高龄了。在史前时期——在“雷齐阿约”还没有点燃海豚的文明之火的时候,飞旋海豚的岁数一般只有20几岁。现在海豚人的寿命已经大大延长,几乎接近两腿人的平均寿命。她记得,雷齐阿约长眠之时是55岁,而他的助手覃良笛(也许还是他的妻子,但口传历史中对于这一点说得比较含煳)在他长眠后又为新人类操劳了25年,去世时75岁。

她的小小族群今天是6500万海豚人的代表,来这里恭迎雷齐阿约的复活。雷齐阿约,海豚人语言和海人语言的混合体,意思是“赐予我们智慧者”,他是万众敬仰的先祖。288年前,即两腿人纪元的公元2020年,当死亡之光不期而至时,他和女先祖覃良笛创造了海人和海豚人,然后,在270年前,雷齐阿约在女先祖的帮助下进入冷冻,长眠至今。女先祖去世时曾留下遗嘱,说冷冻装置的核能源最少能维持300年,因此,如果海豚人愿意的话,可以让雷齐阿约在300年内复活,与他的后代相见,再由他自己决定他的今后。不过覃良笛的遗嘱只是建议而不是圣令,是否让雷齐阿约复活要由海豚人和海人大会来决定。她在遗嘱中还说了这样一句话:

“也许,不去打扰雷齐阿约的安静也是一种好的选择。”

这次雷齐阿约的复活主要是索朗月促成的。这会儿她没有理会童族的嬉闹和女伴的絮语,把激动和亢奋埋在沉静的表情之下,聪慧的目光一直注视着岸上。那儿有一个透明的水晶棺,几道管线从水晶棺引出去,连在不远处的冷冻装置上,棺里就是雷齐阿约冰冻的身体。索朗月是历史学家,也是海豚人大会任命的这一届的雷齐阿约守护人,在5年任期中,她已经用目光无数遍地刷过雷齐阿约的身体。他离开这个世界已经270年,陆生人类离开这个世界则更早一些,因此,在一般海豚人的记忆中,“人”(两腿人)只是被时间之潮冲淡了的一个概念。但对于索朗月来说,至少雷齐阿约在她心目中是一个活生生的个体。

一个55岁的健壮的男人,白皮肤,褐色头发,高高的鼻子,凸出的耳廓,四条粗壮的胳臂和腿。还有奇特的手指和脚趾,胸毛和阴毛,外露的生殖器。对于看惯海豚优美简洁的流线型身体的目光来说,人的体形实在太奇特,太丑陋。海人的身体与雷齐阿约非常相象,只有脚掌是带蹼的。在海豚人社会中,海人身体的丑陋和他们在水中的笨拙一向是善意嘲弄的对象。当然,海豚人们很有分寸,从不把这些嘲弄指向他们敬仰的雷齐阿约和覃良笛。

只有索朗月和其他人不同,唯有她能发自内心地、而不是出于礼貌地欣赏这个躯体的健壮的美。海豚人没有继承两腿人的文字,没有书籍、光盘这类信息载体。但他们继承了两腿人的文化,这些巨量信息就储存在6500万个海豚人的“外脑”中,而历史学家的工作就是随时翻检和整理这些信息,并把新的内容(历史、文学和科学)加进去。这些信息是由两部分组成,一部分来自于鲸歌(鲸是海豚的表兄弟)和海豚之歌,由于年代的久远,它们都是一些虚化的传说;一部分来自于雷齐阿约和覃良笛所传授的两腿人的文化,是真切的没有变形的。无疑,后一部分内容是海豚人信息库的主体。

海豚人自273年前诞生以来,一直是浸在两腿人的文化中长大的。以一个历史学家的眼光来看,海豚人的人格不是浑圆无缺的,他们过于突然地接受了一个高度发达的文明,难免留下明显的接痕。比如,当海豚人通过信息库欣赏史前人的文学作品时,他们能够理解以下这些对女性美的赞颂:齿如编贝,目光盈盈,皮肤柔嫩等;但你如何欣赏另一些描写呢,诸如:乳胸高耸,丰臀细腰,双足玲珑,等等。海豚人绝不会欣赏这些在游泳中十分累赘的东西,而最能体现女性美貌的豚尾在陆生人的文学作品中从未涉及!海豚人总是觉得,陆生人的赏美水平是大可怀疑的。

但索朗月没有想到,在对史前人信息长期的翻检和浸润中,她被不知不觉地同化了。她读过丹麦小人鱼的童话。一个长着尾巴而不是双腿的小人鱼(和自己的身体十分相象啊)无望地爱上一个陆生人,一个王子。当小人鱼浮在水面上眺望大船上的王子时,当她趴在岸边观看王子和公主散步时,她的心在碎裂。小人鱼渴望自己也长出白晰修长的双腿,在百花丛中轻盈地移步,哪怕每走一步就像是走在尖刀之上。

之后,当索朗月俯在水晶棺上审视雷齐阿约的面容和身体时,她也能体味到这种心痛如割的感觉。现在,这个男人马上就要醒来了,如果他没有异议的话,他就会成为自己的丈夫。

一只弗氏海豚的脑袋露出水面,是海豚百人会的现任长老弥海,蓝灰色的嵴背,粉红色的肚腹,背的中部是一个三角形镰刀状的背鳍,一条黑色带状的纹路从眼睛一直延伸到尾部,这是弗氏海豚最明显的特征。当年蒙雷齐阿约做了智力提升的海豚种族有飞旋海豚,热带斑点海豚,弗氏海豚,宽吻海豚,也有少量的真海豚、白海豚和北极的白喙海豚。他们各自形成了自己的族群,再组合成宽松的海豚人社会。各个族群维持着自己的习俗,有的是一夫多妻,有的是泛式婚姻,有的是固定配偶。各个族群的头人有雄性也有雌性,再由头人们选出百人会。大多数情况下,百人会的长老是一位年长的雌海豚,不过这一任是雄性长老。

弥海看见了索吉娅,游过来用海豚共同语问好:“你好,索吉娅头人。”

“你好,弥海长老。”

“御手杰克曼呢,还没有到?”

“没有,马上就会到了。”

“索朗月呢?啊,在那儿,我看到了。她是个好姑娘,既雍容大度,又惊人的漂亮。我想雷齐阿约会选她做妻子的。”

索吉娅露齿一笑,浮在水面的鼻孔喷出两串水珠:“我可不敢说,谁知道呢,雷齐阿约也许更喜欢有两条腿的同类。”

“噢,对了,海人为雷齐阿约选的妻子大致也定下了,就是御手杰克曼的女儿苏苏,一个18岁的漂亮姑娘,也是个好姑娘。”

索吉娅点点头:“我已经知道了。”

女先祖覃良笛的遗嘱中说:如果你们决定让雷齐阿约复活,就为他挑选一个妻子吧。否则,他一个人走进300年后的世界,实在太孤单了。海豚人能从女先祖的遗嘱中摸到她的悲悯和苍凉,摸到她对雷齐阿约的浓浓情意。所以,尽管信息库中没有提到覃良笛与雷齐阿约的关系,但他们大都把她认做雷齐阿约的妻子。

10天前,弥海主持了一次海豚人公意大会,有1024个海豚人族长参会,还有更多的代表是用低频声波参加远距离投票。两条腿的海人也派代表列席了会议,其中有御手杰克曼的儿子约翰?杰克曼。开会的动议是索朗月提出的——让雷齐阿约提前30年醒来,她渴望成为杰雷齐阿约的妻子。她说:虽然现在距离女先祖定的期限还有30年,但一个已长眠270年的人不会在意是否提前30年醒来。可是,对于索朗月来说差别就大了,30年后,她会变成一个老妇,甚至已经成了虎鲸的食物。她希望把自己最美好的韶华献给雷齐阿约。

会议的气氛多少有些微妙。唤醒先祖并为他挑选一个妻子——这是没说的,这正是女先祖留下的遗嘱,是每个海豚人愿意做的事。但索朗月的发言中流露出她对“两腿人形态”的强烈欣赏,难免剌伤海豚人的自尊。笨拙而丑陋的两腿人——看看海人的衰落就知道了,可以说,他们是雷齐阿约创造新人类时的次品。正是因为对这批产品的不满,雷齐阿约才重新造出了聪明敏捷的海豚人。不过,尽管对索朗月的发言稍有芥蒂,但她们都是平和宽容的人,没有把这些想法形之于色。只有一只雌性白海豚笑着说了一句:

“索朗月妹妹,你是否也打算长出两条腿?”

会场上掠过一波轻笑声。海人小约翰(他正是和雷齐阿约一样的两腿人,只不过脚掌上长了蹼)当然听出她的话意,冷冷地说:“那并没什么不好,也许雷齐阿约更喜欢与他体态相同的女人呢。说到这儿,我正要传达海人族长会的意见。海人也准备为雷齐阿约挑选一个妻子。因为在女先祖的遗嘱中并没有规定,只为他挑选海豚人妻子。”

索朗月嫣然一笑,用玩笑口吻把这点不愉快掩盖了:“我没打算长出两条腿。即使愿意也做不到啊,我们早就拒绝并抛弃了两腿人的基因工程技术。至于海人妻子——我没什么意见。只要雷齐阿约同意,我会和这位女海人共同拥有一个丈夫。”

弥海和几位元老商量片刻,委婉地说:“索朗月,我想海豚人大会接纳你的动议是没问题的。这是女先祖的遗愿,也是每个海豚人和海人愿意尽的本份。我们都希望雷齐阿约醒来,看看他的子民,让他享受海豚人或海人妻子的爱。问题倒在你的身上,怎么说呢……我们都看过小人鱼的童话,大家都记得,小人鱼的结局并不完满。那位王子没有爱上她,最后她的灵魂变成了海上的泡沫。雷齐阿约毕竟是一个两腿人,也许他不会爱上一只海豚?即使他接受你为妻子——今天我们不妨把话说透——你们也不可能有性生活,不能生儿育女,你只能做他精神上的妻子。这些前景你都想透了吗?”

索朗月平静地说:“想透了,我只做我认为该做的事,至于结局——那是次要的事。谢谢弥海长老,我不会后悔的。”

“那好,我们开始投票吧。”

投票持续了四个小时,因为遍布各个大洋的海豚人族群要用低频声波参加投票。声波在水中的传播速度为每秒1430米(17摄氏度时),即每小时5148公里,而北极白喙海豚的领地距这儿有一万多公里呢,最后,这个动议以全票通过了。现在,所有海豚人都在期待着雷齐阿约的醒来,怀着喜悦,也怀着敬畏。他(大写的他)是所有海豚人心灵中的上帝。当然,他在创造海豚人类时,使用的是科学的方法而不是耶和华的法术,但这丝毫不影响他的高大伟岸。

2

御手杰克曼来了。他是一个海人,海人在水中的灵活性远逊于海豚人,所以,进洞时近千米的潜游不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他从水中探出脑袋,大口地喘息着。索朗月看见了,忙潜入他的身体下面把他托起来,让他省点力气。杰克曼喘过气,笑着说:

“谢谢。索朗月,好姑娘。”

杰克曼今年48岁,是海人御手中最出色的一位。“御手”是270年海中进化所自然形成的分工。女先祖在提升海豚智力后,曾为他们准备了用脑波控制的机械手,因为,尽管海豚在水中十分敏捷灵活,但没有手毕竟是一个很大的弱项。不过,后来这种机械手被淘汰了。海豚人不愿步人类的后尘,把自己束缚于机械的囚笼内。他们没有发展现代工业,保持着自然生态。他们学会了用口唇和鳍肢来做简单的工作,比较复杂的工作就由海人来做,形成了一个被称作“御手”的行当。当然,御手们也受到海豚人的供养和保护。

杰克曼游向岸边,爬上岸,海水顺着他赤裸的身体流下来。衰落的海人中仍有一小批“种族优越论”者,是从第一任海人首领阿格侬那儿延续下来的,杰克曼的儿子小约翰就是其中一员。他们坚持说,海人,而不是海豚人,才是雷齐阿约和女先祖覃良笛的嫡系后代。如果单从身体结构上说,他们说得并不为错。海人和男女先祖很相象:四肢,大脑袋,凸出的鼻子和耳廓,有头发、胸毛和阴毛,外露的生殖器,女性有凸起的乳房,等等。他们只有两点与陆生人祖先不同:手足上的蹼和鼻孔上的瓣膜,这是雷齐阿约用基因手术为海人新加的,以便他们适应水中的生活。可惜,这种变革太不彻底了,海人们引以为傲的陆生人器官在水中游泳时都成了累赘。

不过,像小约翰那样偏激的人毕竟是少数。现在,大多数海人能平和地对待这件事。他们都承认海豚人更适合水中的生活——否则,雷齐阿约为什么在创造了海人后又要创造海豚人呢。当然,海人也有他们的优势,他们能上岸(短暂地),能灵活地运用双手。虽然没有手的海豚人过得都很好,但作为一个社会,难免有用到“御手”的时候。雷齐阿约创造了两个种族,就是让他们发挥各自的优势。

比如,操纵复杂的冷冻和复苏装置,让雷齐阿约复活,这就只有御手才能完成。杰克曼已经为此做了10天的准备。

杰克曼来到水晶棺边,默默地注视着棺内。雷齐阿约的表情仍如往昔一样平静,他并不知道自己今天就要苏醒。杰克曼心中沉甸甸的,这是他们的先祖啊,是海豚人(海人)与史前人类的唯一联系。270年来,从没有人使用过这个机器,虽然有详尽的说明书,但说明书也不能保证百分之百的成功。而一旦失败,就永远没有挽回的可能了。

池内不再喧哗了,20个海豚人都轻轻划着尾鳍,上半身露出水面,安静地观看杰克曼开始手术。不过杰克曼没有立即动手,他回到岸边,向索朗月伸出手。索朗月知道他的用意,便借助他的帮助跃到岸上,再跃到她平时待的位置——一个稍高于水晶棺的平台上的凹坑,这儿有浅浅的水,可以保持她皮肤的湿润。她感谢杰克曼的细心,没忘记在手术前让她再看一眼雷齐阿约。因为,今天或者是他的新生,或者……是他的死亡,这次将是真正的死亡。

索朗月用目光再度细细密密地刷过雷齐阿约的身体,把那具强健美妙的身体存入记忆中。然后她跃下平台,再跃回水中,对杰克曼点点头:可以了,请开始吧。杰克曼又询问地看看弥海长老和索吉娅头人,这两人都用目光向他示意:开始吧,你一定会成功的。

杰克曼深深吸一口气,按下装置上的“复苏”按钮。由核能转化的电流开始对水晶棺内加热,雷齐阿约的血液在冷冻前已经抽出来,放置在一边。现在,这些血液首先被加热,然后泵回他的体内。水晶棺内弥漫着白雾,雷齐阿约的肤色开始转为红润,生命力一点一点地注入到那具僵死的身体中。生命力真是自然界中最奇妙的东西了,它并不是超自然的神物,并不是上帝的神力造成的。它只是复杂的物质缔合模式所自动产生的高层面的形态。但它又是确确实实存在的,没有它,这具身体只是普通的僵死的物质,而有了它,这具身体就是鲜活的生命。

杰克曼镇静地进行着各种程序,也目不转瞬地观察着,做好应付各种意外的准备。复苏过程进行得非常顺利。时间一点点过去,岩洞内只能听到海豚人轻轻划水的声音。忽然,雷齐阿约的一个手指轻轻动了一下,杰克曼紧紧地盯着看,没错,手指又动了一下。杰克曼压抑住狂喜,回头对索朗月说:

他醒了!

3

意识的恢复是个极为艰难的过程。毕竟这具身体已经冷冻270年了,在大脑作为“死物质”存在的时段内,140亿个神经元中的各个原子一直孤独地存在着,保持着微弱的振动,对周围漠不关心,无所事事,而且会将这种状态一直延续到宇宙末日。忽然,一个神秘的命令悄悄拂过黑暗的渊面,渊面上立即起了极微弱的涟漪。每个原子都苏醒了,意识到自己在神经元的位置,意识到自己在神经元中的功能。神经元苏醒了,意识到自己在大脑中的位置,意识到周围神经元的存在。这个多米诺骨牌一直倒下去,于是,黑暗的渊面上开始有了第一丝微光。微光闪现着,产生又消失,慢慢加强了,在某个区域连成一片,变得透明,逐渐扩大,直到第一缕意识跃出水面。这些杂乱的意识脉冲开始拼凑出一个55岁男人的记忆。在这个记忆中,他不叫雷齐阿约,他的名字是理查德?拉姆斯菲尔,美国俄亥俄级战略核潜艇奇顿号的中校艇长。在美国国防部的军人档案中,他的年龄是37岁,这是地球遭受死亡之光摧残的那一年,此后所有的档案都停止更新了。档案中还记载着,他有妻子和一个女儿,家在佛罗里达州的坦帕市。父母也都健在,其父是美国军界很有影响的人物。他自己也是军界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但那场灾变来了,世界上一切都被颠倒。后来……

在意识深处浮出一声叹息。他想关闭意识,重新回到黑暗中去。死亡其实是一种很惬意的状态,没有焦虑和挫折感,也没有压力。不过,当然他不会再睡去,冥冥中有更强大的声音在唤他醒来。于是,他努力聚拢意志力,把沉重的眼皮抬上去,再抬上去。

他终于睁开眼,对这个世界投去了270年来的第一瞥。

杰克曼大声向水中报喜:他睁开眼了!但棺中的拉姆斯菲尔没有听见他的喊声,虽然那是他熟悉的英语。久睡乍醒,他的感官还处于假死状态。他慢慢感到了周围的温暖,头上是一个水晶棺盖,现在,棺盖被无声无息地抬起,一个笑脸向他俯过来。那是一个赤裸的男人,金发,胸前有金色的胸毛。那人笑着,一副如释重负的表情。透过水晶棺壁,拉姆斯菲尔能看到非常熟悉的岩洞,一缕阳光从洞顶的那个小孔投射进来。这是下午五点的阳光,拉姆斯菲尔在这儿住了十几年,已经能根据那缕阳光的角度非常准确地判断时间。

拉姆斯菲尔的记忆真正苏醒了。他皱着眉头思索,怎么会突然睡着了呢。他刚刚在这儿接待了覃良笛,这是他俩决裂三年后第一次见面,是覃良笛主动要求的。拉姆斯菲尔用拥抱来欢迎她时,心想,但愿她此来确实是为了重修旧好而不是为了政治上的权谋。可是现在覃良笛在哪儿?而且时间也不对呀,覃良笛进洞时已经是晚上七点了,他拿不准她是否会在这儿过夜,是否还会躺到自己的怀抱中。因为,三年来两人之间的猜忌已经很重了,这实在让人伤心。覃良笛坐下后,他为她倒了一杯淡水。覃良笛竟然迟疑良久,没把杯子送到嘴边。她强笑着说:

“理查德,相信你不会在这杯水中做手脚吧。”

拉姆斯菲尔看着她,真是欲哭无泪!这就是灾变之后一直与他相濡以沫的女人吗?他们曾是那样的志同道合,互相慰籍,互相鼓励,撑起传承人类文明的大业。在漫漫长夜中,异性的抚摸和话语曾是最有效的安慰。而现在……他夺过覃良笛手中的水,把杯子摔在地上,之后便保持着冷淡的沉默。覃良笛迟疑一会儿,轻轻走过来,从后面搂住他说:

“理查德,请你原谅。也许……总有一天你会理解我的。”

拉姆斯菲尔叹口气,把覃良笛拉到自己身边坐下,还为她重新倒了一杯淡水。他不能和覃良笛闹翻,不管怎样,他们之间那场艰难的谈话一定得进行……可是,他怎么会突然睡着了呢?还有,洞中的44个海人孩子呢?岩洞里忽然多了一个水晶棺,一个不知名的装置,还有眼前这个陌生人。

他忽然如遭雷击,意识中蹦出两个字:冷冻!显然,他身后的那个设备是冷冻装置,他被冷冻在这个水晶棺中了。他挣扎着坐起来,那个俯身在水晶棺之上的中年人赶忙伸出手搀扶,目光中充溢着欣喜和敬畏。他的手上有蹼,鼻孔有瓣膜,自然是他和覃良笛创造的海人了。在这一瞬间,拉姆斯菲尔尽可能理清了思路。中年人的年龄估计在45岁到50岁之间,而他睡着之前,最年长的海人只有15岁。那么说他确实是被冷冻了,不管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反正他肯定被冷冻了至少30年。他抑住激动,平静地问:

“你——是——海人?”

他艰涩地说出这句话,语言仿佛也在漫长的岁月中被冻住了,锈蚀了,现在需要一个一个掰开。那人恭敬地垂着手,用英语答道:“是的,我是海人。”

“你——叫——什么名字,今年多——大岁数?”

“我叫默里?杰克曼,今年48岁。”

他的思路和语言开始变得流畅了:“这么说,我这一觉至少睡了30年,对吧。”

杰克曼用复杂的目光看看他,小心地说:“不是30年。雷齐阿约,你已经睡了270年。”

270年!将近三个世纪!震惊中,他没有听清杰克曼对他的称唿:雷齐阿约,赐予我们智慧者,这是在他死后才有的谥号。不过这并不影响他的应答。从第一个海人诞生起,他已经习惯了在他们面前扮演上帝,现在他很快进入这个熟悉的角色。他很想问清自己的冷冻究竟是怎么回事,想问出覃良笛的下落——270年了,她当然已经死了,那么,她的遗体是否也被冷冻在某个地方?不过他没有问。他是上帝,上帝应该是无所不知的,他只能从侧面慢慢打听。他向洞内扫视一番,叹息道:“270年了,我和覃良笛坐在这儿谈话,好像还是昨天的事。”

不出所料,杰克曼接过了这个话头:“你被冷冻之后,女先祖又操劳了25年才去世的。遵照她的遗嘱,我们对她的遗体实施了鲸葬。”

拉姆斯菲尔知道“鲸葬”是怎么回事:把遗体送给虎鲸做食物,这正符合覃良笛一贯倡导的“自然循环”。她死得倒是无牵无挂,从此和他幽明永隔,再没有重逢之日,他们之间的是非恩怨永远无法做最后的清算了。他沉浸在感伤和一种莫名其妙的恼火中,良久没有说话。杰克曼能够体会他的心情,一直耐心地等待着。过一会儿,拉姆斯菲尔长叹一声,拂开这片感伤,杰克曼适时地说:

“女先祖留下遗嘱,说这套冷冻装置可以维持300年,她说,如果我们愿意唤醒您,可以在300年内做这件事,然后由你自己决定你的今后。今天我们冒昧地打扰了你的安静。”他的脸色转为庄重,“我,默里?杰克曼,海人的代表,在此恭候雷齐阿约的重生。”

这次拉姆斯菲尔听清了他的称唿:雷齐阿约,他不清楚这个称号的意义,但估计到这是他“死”后得到的美谥。他说:“谢谢你。看到我的子孙已经繁荣昌盛,我很欣慰。”

就在这时他听到了奇特的吱吱声,他举目四顾,吱吱声是从水中发出的,那儿有20只海豚的脑袋在仰望着他。当20只海豚的影像进入他的视野时,他的神经猛然被摇撼,这阵摇撼是如此猛烈,以至于他无法隐藏自己的情绪,回过头震惊地看着杰克曼。杰克曼误解了他的意思,以为他是想出棺来看清楚一点,便伸手把他从水晶棺中扶出来。他的浑身关节也都锈蚀了,手脚不听使唤,在杰克曼的搀扶下,他慢慢走到池边,坐在一只石凳上。水池中,一只中年雄海豚(拉姆斯菲尔常常分不清海豚的性别,雌雄海豚的外形相差不大)用尾巴搅动着海水,大半个身体露出水面,急骤地吱吱着。杰克曼神色庄重地扶着雷齐阿约,聆听海豚人代表的欢迎辞。很久他才觉察到雷齐阿约神色茫然,没有任何反应,看来他竟然听不懂海豚人的语言!他谨慎地低声问:

“雷齐阿约,你是不是没听懂他们的致辞?”

正致辞的弥海长老也看出这一点了,中断了致辞,心中不免迷惑。海豚人口传的历史中,一直说这位白人男子是“赐予我们智慧者”,他创造了海人和海豚人,设计了两种人类的社会准则,教会海人说英语,教会海豚人说二进制的海豚人语。他怎么能听不懂呢。雷齐阿约机敏地看出两人的疑问——在他俩的眼里,似乎他应该听懂海豚语的——便顺势说:

“270年了,长期的冷冻一定造成了某些大脑区域的失忆。很遗憾,我现在听不懂海豚人语言。”

杰克曼忙说:“没关系,我来为你翻译吧。这位是海豚人百人会的弥海长老,代表海豚人在此恭候你的重生。他说你的子孙已经多如天上之星,恒河之沙,遍布地球上所有的洋面。他相信你看到这些,一定会非常欣慰的。”

拉姆斯菲尔的目光跳动了一下,低声问杰克曼:“海豚人的人口现在有多少?”

“6500万。”

“海人呢?”

“6500人。”

“多少?”

“6567人。”

杰克曼看见,雷齐阿约的目光在瞬时间暗淡了,冰冻了,他甚至忘了回答弥海长老的致辞。杰克曼不得不轻声提醒他:“弥海长老的致辞说完了,你愿意回答吗?”

雷齐阿约像是从梦中醒来:“当然,当然。弥海长老,请你原谅,我刚从长眠中醒来,思维还很滞涩。很高兴听到你说的消息,我很欣慰。”

杰克曼向弥海作了翻译。他是用口哨声来模拟海豚的吱吱声,不过说话速度比海豚人显然慢多了。弥海听着,一边恭敬地点着头。拉姆斯菲尔问:“我有一个问题想问问二位。陆生人——就是我从前所属的种族——近况如何?据我所知,在灾难之后尚有2万陆生人存活,在我长眠之前还有1万多人。”

“他们大都在5代之后就灭绝了。仍是那个原因:因地磁场消失造成宇宙射线的泛滥,因臭氧层消失和大气层变薄导致的紫外线增强,这些都破坏了DNA的遗传机制。也许还有少量史前人残余生活在荒野密林中,我们无能力离开海洋去寻找。”

拉姆斯菲尔沉思着说:“好的,我知道了。”

下面是索吉娅头人致辞,杰克曼翻译说:这是海豚人的一个小族群,属于飞旋海豚,也就是你最先做智力提升的那个种族。至于为什么选他们做海豚人的代表?这是因为索朗月属于这个族群。是索朗月提出动议,让你提前30年醒来。“呶,就是她。”

索朗月也把大半个身体露出水面,她没有致辞,只是安静地凝视着坐在池边的雷齐阿约。这具身体她已经看了5年,但那是死的,是平卧的,而今天他已经变回一个活生生的人,就像小人鱼目光中那位在沙滩上散步的王子。拉姆斯菲尔也看出索朗月目光中的“女性的”深情。不过这会儿他还没来得及做过多的联想:毕竟那只是一只海豚呀,是一个异类啊。但杰克曼的解释让他再次震惊了。杰克曼说:

“这位是索朗月,今年24岁。她是位历史学家,也是你的这一届监护人,在这个洞里守了你五年。我想,她就是在这段时间里爱上你了。”拉姆斯菲尔怀疑自己是否听错了,但他显然没听错。“女先祖的遗嘱中说,如果我们决定把您唤醒,那就为你挑选一个妻子。否则,当你独自走进300年后的世界中,未免太寂寞。我们已经为你挑选了两个妻子,其中一个是海人姑娘,即我的女儿苏苏;一个是海豚人姑娘,就是这位索朗月小姐。当然,最终要看你的意愿。你也可以重新挑选,每一个海人和海豚人女子都会把你的青睐看成至高的荣幸。”

拉姆斯菲尔在心中苦笑:一位长着尾巴的妻子!他沉默良久,隐藏好心绪的激荡,毕竟在长眠前他已经对海人扮演了15年的上帝,现在,上帝的风度又回到他身上了。他平静地笑道:“我可不是摩门教徒,还没打算接受两个妻子呢。再说,我已经55岁了,或者说是325岁了,以这个年纪作新郎似乎晚了一点。不过,不管怎么说,谢谢你们的周到安排,也十分感激覃良笛的周密安排。当然,还要谢谢你,索朗月小姐。”

他向池边俯下身,像上帝对待信徒一样,轻轻抚摸那只海豚的头顶。海豚的皮肤十分光滑柔嫩,皮下神经发达,当他的手指触到索朗月的嵴背时,那头雌海豚,或者说女海豚人,全身起了一阵清晰可感的颤栗。这时,一股反向的电流也同时传向拉姆斯菲尔,让他感觉到指尖的火烫。这种与异性接触的感觉对他又是一阵猛烈的摇撼,醒来仅半个小时,他已经感受到几次摇撼了。他定定神说:

“谢谢你们,弥海长老,索吉娅头人,索朗月小姐,还有我暂时叫不上名字的诸位。”他依次抚摸了各个海豚人,有阿姨族的索其格,索明苏,阿叔族的岩天冬,岩奇平,青春女族的索迪莱,索西西,青春男族的盖吉克,盖利戈。在他抚摸童族的几个小家伙时,他们兴奋地吱吱叫着,眼睛又黑又亮,目光中充满渴盼。杰克曼翻译着,说他们在喊你雷齐阿约祖爷爷。拉姆斯菲尔再次摸摸他们的脸颊,笑着说,“好了,这个仪式到此结束吧。我刚从冷冻中醒来,身体还很虚弱。我想休息一会儿。请你们自便吧。”

弥海说:“那就请雷齐阿约休息吧,明天早上我会来迎接你,海豚人和海人要举行一个隆重的欢迎仪式,庆祝你的重生。这个海域的所有种族的海豚,甚至海豚的旁支如虎鲸、座头鲸和抹香鲸也会有代表参加。你将接受几十万人的朝拜。”

拉姆斯菲尔点点头说:“谢谢你们的盛情,好的,我准时去。”

弥海、索吉娅和他道别,率领族人离开了。在返回途中,童族的几个小家伙一直非常亢奋,吱吱不断地交谈着。今天他们终于见到了神圣的雷齐阿约,原来他是这个样子!原来他也和笨拙的海人一样,有累赘的四肢,有头发、胸毛和阴毛,偏偏缺少灵活的尾巴。阿虎问索吉娅:“雷齐阿约是不是每天也要睡觉?”

索吉娅说:“是的,人类不能像海豚一样左右大脑轮流休息,他们必须每天睡觉,而且时间长达一天的三分之一左右。”

阿犬不解地问:“那么他是否也像海人一样,必须回到陆地上去睡?”

“对。因为他们在水里睡觉就会溺死,而且,他们睡觉时间毫无防卫能力,不能逃离虎鲸和鲨鱼的捕食。还有,他离不开淡水,也就离不开陆地。正是因为这两个先天的缺陷,海人族一直到今天也不能完全适应水中生活。雷齐阿约甚至赶不上海人呢,他没有脚蹼,没有鼻孔上的瓣膜。”

“那他多可怜哪,他可不敢到海里,虎鲸和鲨鱼会立即把他吃掉的。”

索吉娅从童族的话语中听出他们对雷齐阿约的怜悯,甚至有一点轻视和失望。她正色说:“正是因为这一点他才伟大啊。他的身体那么孱弱笨拙,却创造了完美的海豚人。”

阿鹿听出了头人的话意,很得体地说:“他永远是我们的雷齐阿约!”

其它人叽叽喳喳地说:“对,永远是我们的雷齐阿约!”

索吉娅和弥海欣慰地笑了。不过,童族的话再度勾起他们的担心。雷齐阿约是这个世界上唯一的陆生人,缺乏海中生活技能。在他重生之后,怎么适应新的生活呢。女先祖曾说过:也许,不去打扰雷齐阿约的平静,让他永远沉睡下去,才是最好的选择。弥海和索吉娅叹息着说:也许女先祖的远虑是对的。

4

20个海豚人走了,池里恢复了平静。但索朗月没有走,她还留在池内,轻轻摆动着鳍肢和尾翼,保持着身体的平衡,安静地仰望着拉姆斯菲尔。她独自留下来了,没有征求雷齐阿约的意见,也没有解释。也许她认为这是她的权利和本份,她已经开始扮演妻子的角色了。拉姆斯菲尔心中暗暗苦笑。没错,索朗月是一只漂亮的海豚,而且她当然具有人的智慧,但无论如何,拉姆斯菲尔可不准备接受一只异类做妻子。毋宁说,在他的观念中,这是大逆不道的。

当然这想法只能藏在心中,他对索朗月点点头,心里揣摸着该怎样开始和她交谈。不管怎样,你总不能把一个女士晾到那儿吧。这时索朗月对杰克曼吱吱了一会儿,杰克曼说:“她说,该让你进食了。雷齐阿约,你是愿吃生食还是熟食?这儿有女先祖留下的电加热器。不过,我不知道核能发电机能用多长时间。”

拉姆斯菲尔说:“我从长期冷冻中刚刚醒来,肠胃还比较弱,先吃几天熟食吧,以后改生食就可以,我长眠前早习惯生食了。”

索朗月潜入水中,少顷,她向岸上抛了两条沙丁鱼的幼鱼。杰克曼已经打开电热器,把水烧开,准备把鱼囫囵丢进去。拉姆斯菲尔想止住他,不过杰克曼已经及时醒悟过来,回忆起信息库中记录的陆生人的饮食习惯。他从柜橱中取出一把刀,把鱼剖开,刮掉鱼鳞,掏出内脏。他犹豫了片刻,不知道该如何处理这些内脏,因为在他们的日常生活中,内脏都是和鱼一块儿吞下肚的。后来他把内脏抛到水池中,索朗月立即游过来,很自然地把内脏吞吃了。

她这样做是下意识的,没有什么想法。“不可暴殄天物”是女先祖留下的遗训,也是信奉“自然生态循环”的海豚人社会的常识。作为历史学家,她知道陆生人不吃鱼的内脏,但那是一个不值得夸奖和效法的习惯,何况,带有鲜血味道的内脏比鱼肉更美味呢。她没注意到,雷齐阿约正惊奇地瞪着她,几乎不能掩饰自己的厌恶。嗨,一个多可爱的淑女,她大口吞吃了鲜血淋漓的内脏,这会儿正优雅地舔着吻边的血迹呢。

拉姆斯菲尔不愿她看到自己的厌恶表情,忙把脸转过去。杰克曼在专心做鱼汤,趁这个空当儿他仔细观察着四周。270年过去了,这儿基本还是他长眠前的情景。一把已经生锈的镀铬铁椅,一张单人床,几个石凳,一些简单的炊具。屋里很整洁,看来海豚人一直对“雷齐阿约故居”进行着细心地维护。在他和覃良笛决裂之前,在他和覃良笛共同培育海人时,曾在这儿共同生活了近15年。在这张简陋的床上,曾盛过他和覃良笛的云雨之情。那时他和覃良笛都已经改为食用生鱼了(当然鱼的内脏还是要除掉的),但偶尔地,当他们对旧生活的思念过于强烈时,也曾用这些炊具做一次熟食。常常是覃良笛掌勺,她做的中国口味的饭菜真香啊。

现在,这儿没有留下覃良笛的任何痕迹。

痕迹也是有的,是留在海人和海豚人的口传历史中。刚才杰克曼说他是“雷齐阿约”,是海人和海豚人的共同先祖,女先祖覃良笛则是他的助手,这当然是覃良笛的杜撰。她把拉姆斯菲尔冷冻起来(那时文明社会已经崩溃,做到这一点相当困难了),并在遗嘱中留下了“唤醒雷齐阿约的时刻”,而她本人却坦然地选择了鲸葬。看着这一切,他能体会到覃良笛的良苦用心,也能看到覃良笛歉然的目光。她似乎穿过270年的时光来到他的身边,像往常那样温柔地说:忘掉我们之间的不愉快,只留下美好的记忆。好吗?

杰克曼已经把鱼汤做好,热气腾腾,端到他的面前。他说:我不知道陆生人的口味,这是按女先祖留下的食谱做的,不知道能否让你满意。拉姆斯菲尔闻闻,当然没有覃良笛做的饭菜可口,但鱼汤的味道仍刺激着他的嗅觉。竟然有270年没进餐啦?他总是无法从心理上接受这个漫长的时间断裂。他说:勺子呢?劳驾你把勺子拿来。杰克曼很困惑:勺——子?索朗月跃出水面,吱吱地向他解释着,他这才恍然大悟,到岩壁边的一个杂物柜中找出勺子:“是这个吧,我们从来没用过这玩意儿,已经把勺子的概念忘了。”

这一个小细节最真切地凸现了“今天”和“昨天”的距离。拉姆斯菲尔接过勺子,开玩笑地说:“我是一个不可救药的老顽固,270年之后,还没忘记那些早该抛弃的旧人类的作派,是不是?”

杰克曼笑了,索朗月的脸上也浮出笑纹。这种“海豚的笑容”吸引了拉姆斯菲尔的注视。他过去与海豚的交往不多,仅知道海豚会流泪,但海豚的笑还是第一次看到。随后他想,她当然会笑的,她不是海豚,而是海豚人啊。

5

他吃完了270年来的第一顿饭,夜幕早已沉落。核能源的冷冻装置上,一个小仪表灯幽幽地亮着,给洞壁涂上朦胧的红色。杰克曼和索朗月向他道了晚安,跳入池中消失了。拉姆斯菲尔回到那张床上,躺下睡觉。他原想肯定要失眠的,今天碰到了那么多刺目锥心的事——尤其是那两个数字!6500万海豚人,6500名海人。这两个数字不停地在他眼前跳动着,一下一下地剜着他的神经。270年来都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一时无法用想象来补齐。不过,不管是怎样的过程,反正他输了,覃良笛赢了。他似乎看到覃良笛在黑暗中走过来,默默地看着他,目光中不再是温柔,而是怜悯和轻视。

不过他终于入睡了。长期冷冻使他的身体很虚弱,思维也显滞涩。他逼着自己赶紧睡一觉,好精力充沛地迎接明天的挑战。他很快入睡。等他一觉醒来,那个透光的小洞中已微露晨光。洞内有悉悉索索的声音,是杰克曼在为他准备早饭。池中也有轻微的泼水声,那是索朗月在缓缓游动。拉姆斯菲尔坐起身问:

“你们这么早就来了?”

杰克曼说:“其实我们昨晚很早就返回,一直守在这儿,索朗月说,怕您才从冷冻中醒来会有什么意外。”

拉姆斯菲尔走到池边,向索朗月问好:“你好,谢谢你们的关心。”

索朗月吱吱地叫了一阵。杰克曼说:“她说请您早点吃饭,弥海长老已经率领海豚人在外边候着,想在朝阳初起的时候向您朝拜。”他补充一句:“也有海人的代表。”

拉姆斯菲尔并不想接受海豚人的什么朝拜,不过他没有让自己的想法形之于色。杰克曼看看他,小心地问:“雷齐阿约还没有回忆起海豚人语,对吧。”

他苦笑道:“是啊,270年的冷冻把这部分记忆全删掉了,我想只有重新学习了。”

杰克曼有点困惑,冷冻怎么能有选择性的删掉一部分语言,而另一部分(英语)却保存完好呢。不过他没有深想,恭顺地说:“那我就教您吧,其实很好学的,海豚的语言完全建基于英语之上,但因为海豚只能发出吱、哇两种声音,只好把英语转换为二进制信息来表示,即用00001、00010、00011、00100、00101、00110……11001、11010这26个二进制数字代表26个英文字母。也就是说,每个英文字母拉长为5音节的吱哇声。这种语言比较冗长,不过由于发音简单,频率很快,实际与英语的速度相差无几。”他补充说,“这些原理你当然清楚,女先祖说,是你创造的海豚人语。”

拉姆斯菲尔含煳地说:“而我现在是一个起点为零的学生。”

鱼汤做好了,拉姆斯菲尔吃完早饭,说:“请稍候,我穿一件衣服。我不习惯赤身裸体去面向公众。”

杰克曼和索朗月互相看了一眼。衣服,这也是个过于久远的词汇,他们知道史前人类(陆生人)都要穿衣,那是他们最令人不解的奇特习俗之一,陆生人为什么要自找麻烦地把漂亮的身体遮盖起来?在他们行走和工作时衣服不碍事吗?据口传历史说,女先祖早就抛弃了这种繁琐的习俗。不过,当然他们不会去指责雷齐阿约的决定。

拉姆斯菲尔走向岩壁边的一个杂物柜,刚才他已经看到,那里还保存着他长眠前穿的衣服。有他的方格衬衫,还有覃良笛鲜艳的内衣,都以女性的细心叠得整整齐齐。也许是长期的冷冻造成了情感上的虚弱吧,这几件熟悉的衣服在他心中又掀起一阵波涛。他想起覃良笛脱衣服时的柔曼,想起她皮肤的润泽……他停顿片刻,强使心中的波涛平息,然后拎起自己常穿的汗衫和短裤……汗衫在他手下粉碎,变成细小的粉末。原来这些衣服早就风化了。拉姆斯菲尔愕然看着它,再一次感受到时间所带来的苍凉。

杰克曼看到了,俯下身同索朗月商量片刻,抱歉地说:“雷齐阿约,我们没有料到你要穿衣服。现在,海人和海豚人社会中都没有衣服,恐怕短时间内难以为你筹措到。”

拉姆斯菲尔笑了:“算了,没关系的,既然现实逼着我改,我也从此抛掉这个陈旧的习俗。好,现在咱们走吧。”

两人跳到水池中,杰克曼细心地交待着,请雷齐阿约深吸一口气,然后抱着索朗月的身体,由她带着快速游出洞,因为从这里到洞外的海面有800米的路程。拉姆斯菲尔当然清楚这一点,他在这个洞里住15年了,每次出入的潜游都是相当困难的事,何况这会儿身体还没有恢复正常。他点点头说:知道了。

杰克曼深吸一口气,潜入水中,异常快速向洞外游去。这个速度让任何一个人类游泳健将都望尘莫及。拉姆斯菲尔羡慕地望着他,看来,270年的水中生活已经使海人的泳技大大提高了。

不过,在索朗月开始游动后,他才知道什么叫真正的快速。索朗月温柔地望着他,示意他抱紧自己身体的前部。他抱紧了——那温暖柔滑的皮肤又起了一阵清晰可感的颤栗。拉姆斯菲尔仰头深吸一口气,索朗月也深吸一口气,带着他疾速下潜。她游得十分轻松,水平的尾部下下摆动着,速度非常快,水流和岩壁都飞速向后倒退。转瞬之间,一道强光扑入拉姆斯菲尔的眼帘,海水从头顶泻下,他唿吸到了海面上略带腥味的新鲜空气。他定定神,举目四望,时隔270年后第一次看到了浩翰的大海。

周围是震耳欲聋的波涛声。这儿是岛的东面,是迎风面。强劲的贸易风推动着连绵不断的巨浪向岸边扑来。一个大浪拍来了,在他们前方竖起一道七八米高的水墙,恶狠狠地要把他们全部拍入水底,但转瞬之间,波浪到了他们的身下,把他们抬到高高的浪尖上,身后是那个礁岩小岛,还有岛上绿色的棕中,安静地仰望着他。它们的目光汇成光的海洋,光的电闪。拉姆斯菲尔几乎不能忍受这千万双目光的烧烤——何况他还是赤身裸体呢,想来凯撒、亚历山大和成吉思汗都不会光着屁股接受朝拜吧。虽然下面的朝拜者们也同样是不着寸缕,但这并不能使他觉得好受些,屁股上总是冷嗖嗖的感觉。

他在海豚群体中找到了索吉娅的族群,其实他是先看到索朗月,才发现这个族群的。海豚人在他眼里似乎全都长得一模一样,但为什么他辨认出了索朗月?莫非他和她之间真的有了心灵上的沟通?这个念头使他哭笑不得:一位小眼睛、有尾巴、身体圆滚滚的妻子!一个异类!

他想起杰克曼说海人也要来参加的,他们在哪儿?他找到了,海人就在他的近处,不过人数很少,只有十几人。他们也在喊,但他们的声音完全被海豚人的声音覆盖了。昨天拉姆斯菲尔已经悲哀地觉察到,在海人和海豚人的混合社会里,海豚人是绝对的主流,绝对的强势。不光指人数,更主要的是指心理。比如,这位杰克曼就显然习惯了对海豚人的依附。这是弱势群体对强势群体的不可违逆的趋同,就像在20世纪的人类社会中,黑人歌星用换血换皮肤的方法把自己变成白人。

弥海跃出水面,代表6500万海豚人向他致欢迎辞,仍是杰克曼任翻译。这些话实际昨天已经说过,不过今天说得更为正式和典雅。弥海说:这一代海豚人是幸福的,有幸见到雷齐阿约的重生。雷齐阿约改造了海豚的大脑,赐予我们智慧和新的生命,创建了理性昌明的海豚人和海人社会。我们感谢雷齐阿约,感谢雷齐阿约的助手、女先祖覃良笛。今后,帮助雷齐阿约更好地享受第二次生命,是每个海豚人的义务,是我们的荣幸。希望雷齐阿约愉快地享受我们的供奉。

这篇致辞情意殷殷,但拉姆斯菲尔从中品出一点令他不快的味道:虽然今天是对雷齐阿约的朝拜,而且安排了极为隆重的场面,但致辞中并没有对“神”的崇拜敬仰,反倒有一点掩饰得体的怜悯。他们是用宽厚慈爱的目光来看待这个旧时代的孑遗,这个笨拙的、没有生活能力的、甚至是丑陋的家伙——可叹的是,他们的想法多半是对的。这正是他目前处境的写照啊。

他只有暗暗苦笑。

下面是杰克曼代表海人致欢迎辞,内容和弥海的差不多。然后杰克曼爬上礁石,低声问:“雷齐阿约,你愿意致答辞吗?”

拉姆斯菲尔点点头,致了简短的答辞:“海人们,海豚人们,感谢你们对我和覃良笛的情意。288年前,一场灾变毁灭了陆生人文明,现在它已经由你们传承下去。我很欣慰。愿上帝保佑你们。”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报告 | 返回顶部